学什么都救不了中国人

Github的科学上网界出了件恶心的事情,有人号称“为了正义”,泄漏作者信息,最后该作者认怂,删除所有代码。我从头到尾围观了整件事情,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挥之不去。鲁迅当年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其实,学什么都救不了中国人。
想起当年看过的一篇由PSP破解引申开的文章,本质挺契合的。我感觉,可能中国心态最好的一群人,都聚集在草榴社区了。

由psp破解谈到中国伸手党式网民的心理
出处:不详

如果仔细说起PSP为什么会在中国流行,大概可以列出不下一千种理由。可千言万语说到归齐,没有破解的PSP肯定无法成为影音游戏通吃的装X利器,也不会在街头巷尾地铁公交里成为装机量第一的掌上设备。稍微对PSP熟悉一点的人可能都知道,PSP在2000型之前的时代有着各种美好,所有的自制软件和破解都畅通无阻。后来SONY的CEO来了一趟中国,看到比日本专卖店规模还大的水货电玩批发之后就回去痛下决心,彻底整改PSP的主板构架,愣是把这机器的破解漏洞给堵上了。导致PSP3000型苦等半年多才等到一个软件漏洞破解。随后就是硬件厂商和破解黑客们之间的战斗,你升级固件,我升级自制软件,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继续阅读学什么都救不了中国人

租租车的国际驾照认证件能用吗?

zuzuche_idl

这两天看到微信朋友圈里在宣传租租车可以免费办理国际驾照认证件(链接),号称香港公证行和NAATI联合翻译认证,9国语言,权威认证,畅行全球200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英德意等欧洲国家。脑中升起一个问号,真是这样的吗?

继续阅读租租车的国际驾照认证件能用吗?

遭遇妊娠糖尿病

家里领导怀二宝,结果很不幸运被诊断为妊娠糖尿病。于是领导花了一些时间研究下到底什么是妊娠糖尿病。马上due date就要到了,我把这段生活摘录下来,以作纪念。

自从我被诊断妊娠糖尿病后,发现很多朋友都不清楚这个病的具体含义,以为就是普通的孕妇血糖偏高,所以说说我自身的体验,没机会得的该庆幸,还有机会得的我只能说祝好运。

首先,从我目前查到的各种资料显示,妊娠糖尿病不能完全被预防,跟你孕前及孕中的饮食结构没有绝对的关系,虽然体重、饮食、运动都有可能影响(家族史就不说了,那没法抱怨),但具体到我,显然都不是,就算是运气不好吧。

继续阅读遭遇妊娠糖尿病

Blog 更换服务器

算起来,从2005年开始写这个Blog,累计换了好几次服务器。从Windows主机到Linux主机,从朋友托管机器到专业空间服务商,从相当业余的myrice到老牌空间hostgator,在不断折腾中慢慢熟悉了域名,DNS,虚拟空间等各种概念和网站知识。2010年搬到老薛主机,因为不想折腾了。一晃七年,不能说没有遇到问题,比如网站经常会在中国的半夜出现MySQL服务器挂死的问题,为此我提交了好多问题单。不过一旦提交问题单,解决都非常快。马上新一年的账单又要来了,不过鉴于现在打理网站的时间少之又少,Blog基本处于停止更新的状态,一年估计能写一篇,所以即使年费才几十块钱,也不想再续费了。考虑到家里常年开着一台惠普的小服务器,反正闲着也是浪费电,索性在周末把全站从虚拟空间转移到自家的机器上。再见了,老薛。

x-default

picture from vpnranks
继续阅读Blog 更换服务器

我为什么选择留在美国

在没来美国之前,我从没设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生活在地球的另外一边,会是什么样子?以致于最终决定携全家动身之时,我仍没有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首先,要感谢我的公司,给我提供了不错的条件和机会。入职十年,出过两次为期半年的长差。一次是入职没多久,就被安排独自一人去加拿大的客户现场做实施。真正的人生地不熟,英文也不好,可以说,生活都不能自理。这次出差锻炼的回报,第一是见了世面,处事不惊;第二是被逼快速上手公司产品;第三是学会用很烂的英文与人沟通。另外一次是去阿曼客户现场做支持,充分领略了阿拉伯风土人情,以及结识了公司来自欧洲、印度和中国的同事们。现在这个团队,一大半的成员定居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也算是我来美国的一个契机。 继续阅读我为什么选择留在美国

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

本文来自作者霍炬的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 (wxieshuo)

这是我这个帐号开通以来,最不冷静和最不客观的文章。在这件事上,我也并不想客观。

中国互联网里面,百度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它是个很大又很有钱的公司,它控制着流量,很多人直接或者间接的依靠它生存,人们恨它、离不开它但又不敢得罪它。

最近关于百度的大新闻,是百度把“血友病”贴吧卖掉了,并且这不是第一个被卖掉的疾病相关贴吧。过去人们总是批评百度的竞价排名之恶,但卖这些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是比竞价排名更恶劣的行为,堪称恶中之恶。百度的竞价排名历史悠久,已经被太多人骂过了,多少让人们有了一些警惕。贴吧可不一样,它本来是患者病友们自己组织的社区,患者交流经验、分享治疗信息、互相鼓励,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你常看美剧,应该会有印象那种“AA互助组织“,就是大家围成一圈,互相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在西方国家,这是患者们非常重要的心理支援方式,在中国,线下的活动少,线上活动多,类似血友病这种贴吧某种意义上承担了这种职责。 继续阅读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

Oneplus One (一加手机)加密后如何升级系统

一年多以前从红米换成一加Oneplus One 64G版本,高通骁龙801的CPU,2G的运存,使用很顺手,终于体验了一把旗舰机的感觉。一加公司比较厚道,机器可以很轻松的通过Bacon Root Toolkit工具一键解锁和Root。

因为公司邮件系统的强制安全策略,所有接入系统的移动终端都会要求加密,但是一加国内版用的是ColorOS系统,加密功能貌似被取消了,而国际版的CyanogenMod系统却能正常加密,毫不犹豫刷成CM并成功加密。

但是问题来了,CM系统更新非常频繁,经常收到OTA升级通知,每次点击更新会在下载完升级包之后重启到Recovery的机器人界面,然后升级失败,怎么回事?

OnePlus-One-Android-5.1.1-Lollipop-Cyanogen

继续阅读Oneplus One (一加手机)加密后如何升级系统

走正步

昨天微信朋友圈被五星红旗和齐刷刷的正步GIF图片刷屏。因为要等儿子睡着了才能打开电视,我只看到了最后飞机过场的部分,没有看到前面正步分列式。从大家分享的动图看,确实很有气势。我当年高考语文成绩全区第一,现如今却仍然只能喊道:『我靠,好齐!我靠,牛逼!』后来找了重放视频,心里却远不如别人激动,估计这是我政治不正确的又一体现。我心里就一直有个问题:『走正步有意义吗?』 继续阅读走正步

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今天家里领导突然收到长辈的一条长微信,阅读后感慨不少,全文摘录如下:

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过几天就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好像要放假一天,也邀请了国外政要,举办盛大仪式。届时,自然会有整齐的方队。也就有有关领导的慷慨激昂。说实在,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

关于抗战,心中总萦怀一个人,多少年来,如鲠在喉。

六十多年前,有一个重庆青年,跟随做布匹生意的父亲到了上海。他的父亲粗通文墨,有了点散碎银子,就想孩子受到较好的教育,有点诗书传家的味道。加之,这个青年是家中长子,他的父亲就不吝钱财,送他到教会中学去读书。教会学校自然重视西方文化,除国文、中国历史之外,其余均是国外教材,讲课的教师也大都是英国人。因此,他受到了很好的英语教育。之后,他顺利的考入复旦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我曾经看过他发表的文章,是关于对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研讨。生活就这样平平静静在这个青年面前徐徐展开。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受到的教育已经种下了祸根,一口流利的英语会酿成一杯苦酒。

“813,日本在上海打了战。”他父亲的布匹生意受到重大影响,他平静的生活也被打乱。随后,复旦大学迁往重庆北碚夏坝。为追随学校,他决定上海前去重庆。当时水路交通已经阻断,回重庆只能绕道步行。走了一个多月,其间颠簸流离,自不待言。我想,他对日寇入侵,自然是仇恨的。

回到重庆,继续读书。抗战仍旧在进行。突然,国军到复旦大学招人,说是美军为国军训练士兵,急需翻译。他愿意投笔从戎为抗战出力,于是前去报名。因为他口语极好,立即就被录取。在之后,跟随部队坐着嘎斯汽车,前往云南腾冲。他在部队的工作,我看过一些老照片,印象深的就是美军在训练国军士兵学习使用喷火器,他在旁边翻译。给国军教学的都是美军军官,对这些无军衔的翻译有些瞧不起。众翻译于是向上反映,战争之中,一切均可打破常规,每个翻译竟然均被任命为了“少校”。

到部队仅三月,日本投降了。美军教官要撤走,翻译当然就无事可干。这时有两条路可走,留在部队或退役。他牵挂自己的毕业证,于是返渝回到学校继续读书至毕业。然后在求精中学教英语。49年后,他转到西南贸易部工作,他的工作与军队再无任何交集。

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但他必须在每次填写履历时表明此事。于是,尽管他工作非常尽心,入党、提拔与他没有任何关联。文革前,他就是一个文化商店的经理,据说还是破格处理的。

文革开始了,他的厄运继续放大。他的形象不知怎么就与“小兵张嘎”、地道战“中的日军翻译重叠了。于是,他的经理被撤。有很长时间,白天在建筑工地上抬砖,晚上被关押在单位。他写了厚厚的交待,时间远超过了三个月。他当时必定陷入了巨大逻辑困惑:说到国军是为抗战,明明“蒋介石躲在峨眉山,只是下山摘桃子”。伟人定论,谁敢说三道四!说为与人民为敌,助纣为虐,又心有不甘。于是,他百口莫辩。当然,灾难也会传递,他的孩子,也因为这个少校翻译官受到迫害。所有的悲愤,他用了一个奇特的方式来表达。做了一个小铁炉,将家中的书用来烧火做饭。他教导他的孩子,不要读书,应当去学木匠、当砖工。那时,他的言行与诗书传家的上辈期望相差何止千里!

纵观我国历史,在民族危亡之际,有挺身而出的壮士,如岳飞、如文天祥,如张自忠,他们的英雄事迹彪炳千古,值得后人缅怀。但“一将成名万骨枯”,民族战争的胜利,更有普通民众或大或小的奉献,他们至少应当受到公平对待。

最近,我国政府屡屡提到要求日本政府对那场战争道歉。我想,责人需己正,攘外需安内,有关机构、有关人士是不是应当为自己的不实说法、为自己的不当言行,真诚道歉,还历史本来面目,才是对抗战真正的纪念。

这位少校翻译官,就是我的父亲。他带着有历史问题的帽子,郁郁最终。

呜呼哀哉,尚飨!

继续阅读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