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老文章

这是当年写在Chinaren校友录的一篇短文,偶尔看到,颇有感触,放到这里,留个念想。

舷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向后奔去,飞机终于快要起飞了。在突然一下失重的感觉之后,我知道,我离开了这片土地。

隔着小小的舷窗,我费劲的向下张望,我也不知道到底想看些什么,只是有一种即将失去什么的感觉。到最后,除了白茫茫的云层,什么也看不到了。此时的我,立刻有一种很想哭出来的冲动,莫名的,已经有水珠在眶里转动了,但还是忍住了。为什么要哭呢?

这一幕像极了四年前火车呜的拉响汽笛,带我从家乡来到这个地方时的情景。眼前的景物飞一般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当我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送行同学挥动的手臂时,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朦胧,同时,咸咸的味道也到了我的嘴角。离别总是让人伤心的。

仔细一想,当时的想法和现在又是多么的不一样。四年前离开家乡时的我心里很清楚,我即将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将远离我的亲人、朋友还有我熟悉的一切,这是多么伤心的一件事,不过我也知道,我还会回来的,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可是这一次,心里憋闷的感觉如此的强烈,因为我也知道,我可能再也不会来到这片土地上,再也看不到广袤的平原上突起的一个个小山一样的坟冢,再也看不到这里对我欢笑的脸,再也看不到许多人那在记忆中将慢慢变得不再清晰的脸……(写不下去了,终于还是哭了出来,竟然是在家里的电脑前)

从来没有细细的看过清晨的校园。大学四年中,只早起了两年,因为要晨跑盖章,那时的我半闭着迷蒙的双眼,机械的度过了清早的时光。今天早晨7点,拿着行李,悄悄的走出了宿舍,没敢吵着太多人,我怕见到太多的人我会哭出来。李蕾问为什么要偷偷的跑掉,我想这就是原因吧。早上的空气确实很好,回头再好好看了一下我住过的宿舍,破破烂烂的,但是我在里边住了四年,顿时理解了破帚自珍的感情。这栋楼也立不了多久了,这应该是我看她的最后一眼。早上的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在学校南门口分别的时候我握了建新老头儿的手,在西稍门坐上去机场的车时又握了冉鹏的手。原来握手的感觉这么的好。我总算明白了127的人为什么一见面就想和别人握手。建新老头儿的手很大,皮肤有点糙,自谓为劳动人民的手;冉鹏的手细皮嫩肉的,但是没我的手好,也没有我的手白。不过把老头儿和帅哥的手握在自己手中的那种感觉却是一样的,温温的,软软的,充满了整只手掌,一阵阵的热流不断从一只掌心传到另一只掌心,又再传回来。我真的舍不得松开,我怕一松开就再也抓不住了。人其实真的很贱,也很笨,一直都没有搞懂已经拥有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最后的会餐我会永远记住的。我喝酒以前没有醉过,因为我很清楚每次我能喝多少,但是这一次我悄悄的吐了一次,因为我没有办法拒绝。127这伙匪徒是罪魁祸首,是造成呕吐这个既成事实的根本原因,而李蕾赵珊则是导致这个事实的直接原因,我喝了你们敬给我的酒之后,再也无法自制,只得飞身逃出。不过我要感谢你们,让我知道了喝酒喝到吐到底什么味道。我只是暗中庆幸我没吐得像李鹏那样的狼狈和难受,也没有像李柯那样一塌糊涂,不可收拾。

脱衣舞我想我以后不会跳了,因为只有稀有的才是珍贵的,我想让你们都记住2003年6月30日晚上的东方红广场,记住曾几何时,有一个你认识的人在这里疯过狂过,肆意妄为过。

我不知道写这些字的原因,只是我想我们在一起度过了生命中最有活力的四个年头,用Sanwish的话说,青涩的青春,无悔的青春。

别了,11096。

别了,永远年轻的朋友们。

——7月3日于重庆

附:同学讨论

可爱的人有很多,只是有时候我们没有真正把自己的心交出来,自以为聪明地保留了一部分。 我们宿舍的几个家伙,真是想你们。 096的兄弟姐妹们真是想你们。 不要和我一样早晨很晚起床。 猪,你是一头可爱的小猪。(这是给女朋友说的话,今天骗骗你)。 ———— npumuzi 2003.10.09 21:16

刚拿到毕业照那天,我们宿舍的人都很激动,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都说猪灿最可爱,你, 是不是很荣幸?! ———— glass_girl 2003.07.09 23:05

《一篇老文章》有4个想法

  1. 曾经的往事快乐取代不了现在的你的生活,现在的你的忧伤影响不了昔日的感伤!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