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妊娠糖尿病

家里领导怀二宝,结果很不幸运被诊断为妊娠糖尿病。于是领导花了一些时间研究下到底什么是妊娠糖尿病。马上due date就要到了,我把这段生活摘录下来,以作纪念。

自从我被诊断妊娠糖尿病后,发现很多朋友都不清楚这个病的具体含义,以为就是普通的孕妇血糖偏高,所以说说我自身的体验,没机会得的该庆幸,还有机会得的我只能说祝好运。

首先,从我目前查到的各种资料显示,妊娠糖尿病不能完全被预防,跟你孕前及孕中的饮食结构没有绝对的关系,虽然体重、饮食、运动都有可能影响(家族史就不说了,那没法抱怨),但具体到我,显然都不是,就算是运气不好吧。

继续阅读遭遇妊娠糖尿病

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

本文来自作者霍炬的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 (wxieshuo)

这是我这个帐号开通以来,最不冷静和最不客观的文章。在这件事上,我也并不想客观。

中国互联网里面,百度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它是个很大又很有钱的公司,它控制着流量,很多人直接或者间接的依靠它生存,人们恨它、离不开它但又不敢得罪它。

最近关于百度的大新闻,是百度把“血友病”贴吧卖掉了,并且这不是第一个被卖掉的疾病相关贴吧。过去人们总是批评百度的竞价排名之恶,但卖这些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是比竞价排名更恶劣的行为,堪称恶中之恶。百度的竞价排名历史悠久,已经被太多人骂过了,多少让人们有了一些警惕。贴吧可不一样,它本来是患者病友们自己组织的社区,患者交流经验、分享治疗信息、互相鼓励,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你常看美剧,应该会有印象那种“AA互助组织“,就是大家围成一圈,互相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在西方国家,这是患者们非常重要的心理支援方式,在中国,线下的活动少,线上活动多,类似血友病这种贴吧某种意义上承担了这种职责。 继续阅读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

别把自己当个超人——给初级程序员的一点小小建议

我在Twitter上看到了一篇有趣的博文——你可以先看看。如果你懒得上Twitter看,看我转载这篇的就行了。


有一天我和我的朋友Simone一起喝咖啡,期间我们聊起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俩都管理着一些员工,为了说明给初级职员分派任务时出现的问题,她打了一个绝妙的比方。

这就像你让他们挂一幅画,但他们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活。你明白你要做什么——只要让他们这么做就行了。事实上,你认为有些东西不用解释,因为你觉得它们太简单了。所以,你让一些新手来为你工作时,你说,“把这幅画挂在那里,做完了告诉我”,很好理解,对不对?但他知道应该怎样钉钉子吗?实际上,有很多细节他不清楚,他需要学习才能把画挂好。另外,还有很多东西你容易忽略。

首先,是怎么做。他需要什么工具?你知道工具箱里有锤子和钉子。但他不知道,他认为他有合适的工具完成任务。于是他在办公桌上找到了一个订书机和胶带。

继续阅读别把自己当个超人——给初级程序员的一点小小建议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疫来时足见中医真容

文:李清晨 转自 科学松鼠会

禽流感来袭,截止到2013年4月5日为止,全国确诊共有16例H7N9禽流感病例,已有6人死亡,如此高的病死率未免让人心下骇然,不过好在到目前为止,尚无证据表明接触者之间或确诊病例之间有人到人的传播,否则不止是中国,恐怕就连人类世界都将陷入恐慌。世界卫生组织中国代表处,在4月3日发布了《人感染甲型H7N9禽流感常见问题回答》,这个问答其实已经将民众最关心也是最关键的部分说的非常清楚了,但部分地方政府也许是不肯鹦鹉学舌,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印发《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3年第1版)》的通知而外,又附加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中医药预防方案,这些方案一经发布就遭到了大部分职业医生(甚至包括部分中医师在内)和科普爱好者的质疑,而“超级无敌万能神药大力丸”板蓝根则再次被推上了前台,昨天一广东记者打电话采访我时告知,他走了几家药店,板蓝根已经卖断货了,对于板蓝根的再次华丽登场,就连一向与“主流”保持高度一致的官方媒体@央视新闻 也在新浪微博上表达了质疑,提出除安慰剂效应而外,板蓝根未被证实有疗效,其副作用却不可忽视…

继续阅读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疫来时足见中医真容

十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宪法》规定了企事业机关人员平等的养老权利,现行的退休双轨制却以部门划线,造成同等条件人员养老待遇因所在部门不同相差数倍?

为什么作为主人的劳动者必须自己掏钱为自己养老,而作为仆人的机关人员却分文不掏?

为什么机关人员长期不尽缴费义务而享受高额待遇?

为什么企业缴费了养老金却只有千把元,分文不掏的却能净得五六千元?

为什么养老待遇会出现“三个企退老高工赶不上一个机关勤杂工”的世纪怪相?

为什么企业连涨六次的增加额竟没有机关一次的增加额多?

为什么千把元的惊天动地,五六千的鸦雀无声?

继续阅读十万个为什么

凶残的高中试题

毕业十余年,偶见这套高中试题,凶残得无以复加,果真是神开头,神结尾!!!

1.高三毕业了,他考上了国内的一所大学,而她则选择了出国。不得不面对的离别。在北京机场,两人深情相拥,依依不舍。他默默注视着载她的飞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忽然,他发现飞机航行方向由西向东,且地磁场磁感线方向由南向北,问:飞机左翼势能高还是右翼势能高?

2.他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任由海风肆虐着,海浪咆哮着;无助的他乞求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她看着如此痴情的他哭泣着:“放手吧,让我活在你的记忆里……” 说罢挣脱了他的手,渐渐的消失在这茫然的大海中…假设质量为50Kg的她从5m的甲板上掉落,以v=9.8m/s的速度入水,取g=10m/s^2,求甲板对她做的功是多少?

继续阅读凶残的高中试题

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

之前贴了一篇文章,讲述的是世博会,丢尽中国人的脸。但杨恒均老师亲自去转了一圈回来,说道:“在进来之前,我认为租一个轮椅和老人走绿色通道是不道德的,是中国人素质低下的表现,是给世博蒙羞,但现在,我认为是世博会让这些进来推轮椅的中国人蒙羞!世界上还有几个地方的人被忽悠进来后,需要等待如此之久才能看上一个空空如也的场馆?而且他们是以国家的名义来忽悠个人!”

我想,不管是中国人让世博蒙羞还是世博让中国人蒙羞,归结一句话,世博,只是少部分人折腾的产物,幸好我没去。以下为杨老师正文(已被屏蔽)

继续阅读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

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

写在最前面:家里领导一直说没机会去看世博会是个遗憾,我一直说世博会在中国办才是个遗憾。领导总说我很偏激,其实我已过了偏激的年龄,我现在是绝望。下面转一篇“偏激”的文章,来自南方周末世博专稿,把中国人写得实在是太不堪了,难怪屡次送审都通不过。

(《HIGH过之后,优雅起来,世博开启国民素质成人礼》初稿)

这篇稿子历经七次修改,数次送审,最后出来的稿子已经与原文完全不同,所有批评世博会的内容悉数删除。

世博固然是一场盛会,但它只是一个国家成长历程中的一 个节点,我们记录这期间发生的尴尬,并不心怀恶意。

所谓的“文明”从来指的不是老百姓是不是随地吐痰、大小便,而应是生活在其间的公民如 何自主地改造生活,如何生活得更加从容、克制、理性而有尊严。

探讨文明现象,不代表我们用柏杨式的文章对国人“横加”指责,我们更愿意由此展开对一 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治理方法论的探讨。

直面尴尬,心怀美好,改变随时随刻可以开始。

作者:陈鸣、实习生 刘高阳

上海世博会,又一个属于中国的时间。在展现城市文明的同时,这 个横跨浦江两岸的巨大园区本身就是一个存在184天的微型城市。游客将与现代场馆共同构成这次展示。

“城市让生活更美 好”,然而,行走在这个临时城市里的游客却正在让这个系统濒临崩溃。

继续阅读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

我的中华

小时候
中华
是一管白白的牙膏
我在这头
笑容在那头

读书时
中华
是一支小小的铅笔
我在这头
试卷在那头

工作后
中华
是一条浓浓的香烟
我在外头
领导在里头

结婚了
中华
是一辆或爱或恨的轿车
我在这头
亲情在那头

将来呢
中华
是一轮深深的国界线
我在外头
父辈在里头

——摘自网易评论,有感。

为什么不能吞灯泡?

回国后一直很忙,好久没来这里转转了。转一篇科普文章,上帝告诫我们,一定要相信科学。via

我不清楚中国的灯泡是不是跟英国一样。

在英国,灯泡的包装纸上都有警告–do not put that object into your mouth.
意思是不要把灯泡放进口中。
他奶奶的…那有人会放这东西进口中?英国人都有些白痴…
告诉你,世事无绝对!

有天我和一个印度朋友在家中看电视,我和他谈到这件事,
他告诉我他们小学的教科书也有说到,因灯泡放进口后便会卡住,
无论如果都拿不出来,他十分肯定书是那么说的…
但我十分怀疑,我认为灯泡的表面是十分滑的,如果可以放得进口,证明口部足够大让其出入,理论上也可以拿出来。
但这印度白痴只说书是那么说的…便一定是正确…
我被他这种不求什解的态度弄火了,我说他笨,
他说我不会英文不看书…我们便吵了起来…
继续阅读为什么不能吞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