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在美国 – 如何打电话

来到美国5个月了,往国内打电话肯定是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总结下这几个月的经验。

出国前,我为我的中国移动号码办理了国际漫游。因为是全球通用户,整个办理流程比较简单,直接用手机拨打10086申请即可,每次申请的时效是一年,不需要预存保证金。漫游期限快到时,直接在国外拨打中国移动的境外漫游免费客服号码+8613800100186,请客服人员帮你转接到号码归属省的移动客服办理漫游延期。只有用中国移动号码拨打这个号码才享受免费优惠。现在中国移动针对美国、韩国、新加坡等180个国家和地区推出了漫游123的资费政策,即根据不同的漫游国家和地区,漫游主被叫资费分别为每分钟0.99元,1.99元和2.99元。客观的说,这个资费已经很便宜了,尤其是美国被归在1元区。还记得去阿曼出差时,这个资费政策还没执行,给国内打电话18元一分钟,每次打电话都要做充分的思想准备,现在也划在3元区里,降幅惊人。

但是,如果完全用中国移动的号码接打所有电话,即使已经1元区了,费用还是不便宜,而且很多线上线下服务需要登记美国国内号码,所以还是得弄个本地号码。现在美国各个运营商的资费基本都是无限国内通话,无限国内短信,限量LTE流量,无限GPRS流量,每个月40-60美金,以美国的国民收入来算,比较便宜。

美国国内通话搞定了,接下来是中国的国际长途部分。

继续阅读漫游在美国 – 如何打电话

度日如年

来阿曼整一周了,情绪相当烦躁,真可谓度日如年啊。

这次旅途可不顺了,重庆飞广州,然后在广州等了4个小时。广州飞多哈,又在多哈等了12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马斯喀特,刚下飞机就被来了个下马威。当初拿到两年期签证的时候,还着实得瑟了一阵子,心想着未来的两年里,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爽翻了。哪里知道,这次来,兴致勃勃的从居住证持有者通道入关,指纹刷不过,老失败。换到人工审核,直接把我护照没收了,叫了个警察叔叔,把我带到一边晾着起。我简直莫名惊诧,我可是持有两年有效期的工作签证啊。阿曼人民的效率很低,等了小半个小时,终于来人了。见面第一句:“知道自己犯什么事儿吗?”我屁颠屁颠儿跑过去,“不知道,糊涂着呢。”“你超期了,签证得给你取消咯。”“不会吧,我这个有效期是两年的。”“可是你离开阿曼超过180天了,按规定,签证就作废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刷不了指纹。”我当场就石化了。

继续阅读度日如年

回味西藏

这篇是家里领导随便写的旅行见闻与感想,比我写得好,转载一下。标题是我加的,内文有少许改动。

西藏,怎么说呢,我一直带着些许敬畏,不仅因为太传奇,也因为无法预知的高原反应。所以本着要找人照顾的想法,尽量在palfans三爸没退休之前赶紧去,然后了结此愿,不作他想。

正因为想着估计这辈子只去一次,所以特意选择要少留遗憾,火车进去,飞机出来。开始买不到火车票的时候,我竟然对palfans说,我会恨你,这是一辈子的遗憾。要是早知道火车45个小时反而有高原反应,我想我不会这么固执。窗外的风景一直过了青海才变得有味起来,可是也就凝固了,仿佛怎么走都是那一片云一片山,盯着看上几小时,也变得无趣。开始昏昏沉沉的睡觉,也因此加剧了反应,唐古拉山口5000多米的海拔可不来虚的。头疼一直延续到下车,我们俩都说,下次坚决不会坐火车了,既然都有反应,不如直接空投进去睡两天,说不定还舒服些。过早的不适让我更加小心翼翼,下车之后,几乎一步一顿,情绪不敢起伏,说话低声平稳。这样的心态延续了很多天,以至于照相都放不开,更是忽略了很多美景。

在西藏的游玩,时间变得异常珍贵,可去的地方很多,可是距离近的却不多,加上严格的车辆限速,一周的时间也不过能让你游个最平常的路线。我们呆了十天,其实充足有余,但也因为不是旅游团的紧凑安排,很多时间就浪费了,想想这是最大的遗憾。第一天休整,第二天布达拉宫,第三天出发去日喀则,途经羊卓雍措,并绕道亚东,四天后才返回拉萨,第七天游纳木措,第八天参观八角街和大昭寺外观,第九天去博物馆和罗布林卡,第十天离开。

继续阅读回味西藏

西藏归来

看了看,上一篇blog的时间是6月10日,整整停了两个月。好在这期间的大事小事总算都完成了,重新启程。

趁着假期去西藏待了一阵子,感受感受高原的别样风情。不过可能因为人老了,97年去的时候,至始至终精力充沛,这次却明显感到吃力,累得特别快,立马就奔四了,岁月不饶人哦。

在西藏旅游,一个大问题就是景点到景点距离太远,只要一开车,都是以百公里为单位,上千公里的车程很平常,加上沿途限速限得厉害,出个门,真是恼火。

我打算三言两语写完,直接上图。

其他图片懒得挨个放了,地址在这里

马斯喀特印象

一周后的这个时候,我将坐在从马斯喀特经停多哈,飞往上海的航班上。时间过得真快,三个月的阿曼生活转眼间就要结束了。

还记得当初知道要出差阿曼时的心情,紧张中带着激动。印象中的中东国家都富得流油但又充满战乱、景色美丽但又炎热难耐,现在,我终于要亲自体验了。

我很幸运。当我走下飞机的舷梯时,我发现,我挑了个好季节。阿曼进入11月以后,气温开始下降,接下来的3个月,都保持在23摄氏度左右,相当宜人。而在这之前,阿曼的平均温度为40摄氏度,最高温度达到了54摄氏度。这个地方叫马斯喀特(Muscat),阿曼的首都,我将在这里开始我的阿曼生活。

继续阅读马斯喀特印象

冬天到了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岑参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著。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吃午饭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等到吃晚饭,发现天地之间,已经白茫茫一片了,当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继续阅读冬天到了

安大略湖

加拿大这边的SA说,现在这个项目要delay两周左右。我一算,那不是得过圣诞节?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签证就失效了,所以我还是能按时回国。窃喜了一阵子,还是不放心,把护照拿出来仔细看,这下看出毛病来了。签证上那个失效日期是入境有效期的失效日期,过了那个时间就不能进入加拿大国境。可是我已经进来了,那么停留时间要看护照上签证紧跟着的那一页,移民官手写的停留时间。这位亲爱的移民官写的字真难认,不过,我还是一下就认出他写的是2009年,崩溃,再仔细看,四月7号。掐指一算,我可以在加拿大待6个月,彻底崩溃。明天和国内有电话会议,到时候我要拼死挣扎。

继续阅读安大略湖

时光倒退一小时

今天计划去一趟Hamilton,昨天晚上把手机闹钟定在九点,算着起来洗个头洗个澡,去餐厅吃个早餐,收拾一下就能出门了。早上,酒店那个自带收音机、MP3、Midi等多种功能的闹钟突然开始放收音机,我来了这么多天,一直用我的黑莓手机做闹钟,迷糊中吓了一大跳。起来关掉闹钟,顺便一看时间,才8点15分,于是倒头又睡。又过了一阵子,手机终于按时响了。于是按照计划起来洗头洗澡,穿好衣服,顺便一看闹钟,10点半了?!再看手机,显示的是9点半,赶紧跑到厨房,微波炉上清楚显示,10点30分,彻底崩溃了。我的计划啊,我的免费早餐啊……不过我的手机怎么会突然晚了这么长时间呢?昨天装Ubuntu的时候,我还专门分别对了手机和Ubuntu上东八区和西五区的时间,我记得没问题的啊?难道睡一觉,手机坏了?

继续阅读时光倒退一小时

China Town,我来了

在加航飞机上,碰到的几乎都是中国人,但是飞机一落地,立时分开了。来到现在这个地方,却再没看到过一个中国人。今天早上,为我打扫房间的服务员,热情的和我打招呼,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啊?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对不起,我分不清你们的样子。我笑笑说,我是中国来的。她说,哦,加拿大有很多的中国人,你应该去看看他们,汉密尔顿和多伦多都很多,你还能和他们说中文。我点头同意。不过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其实是,我回答的太快了。我应该像老大一直教育我们的那样,大小便弄到马桶外面,毛巾乱扔,不自己洗碗,把色情图片打印出来扔到沙发上……然后在她问我的时候,趾高气扬的说,I am Japanese!

继续阅读China Town,我来了

闲逛在资本主义的郊区

这两天一直在感受什么叫倒时差,每天到了中午就开始困,一直困到下午6、7点,实在忍不住,沾枕头就着。半夜3点醒了怎么睡怎么觉得不舒服,头昏脑涨。只好爬起来陪国内的兄弟姐妹们聊天开心。

今天周末,我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生产力,到资本主义的郊区去闲逛了一下子。外面的公路上,不时的有几辆汽车开过,走路的人却一直只有我一个。我走过了住的公寓酒店,走过了上班的Cogeco Cable办公楼,走过了一栋栋小洋楼。没人,唉,这里人太少了,没有中国摩肩接踵的感觉,我有点不习惯。每栋小洋楼底下都停了至少2辆车,这里的人真奢侈。

继续阅读闲逛在资本主义的郊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