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童谣

记下来,老了还能看看。

城门城门鸡蛋糕(几丈高),三十六蛋糕(丈高),骑马马,坐轿轿,走进城门砍一刀。

周拔皮,周拔皮,半夜三更来偷鸡,我们正在做游戏,一把抓住周拔皮,打倒周拔皮。

我给小姐打扇,小姐说我能干,我说小姐妖精妖怪。妖精妖怪偷油炒菜,先炒妖精,后炒妖怪。我帮小姐打扇,小姐说我能干,我说小姐是妖怪,小姐说:管她妖不妖怪,只要扇起凉快。

大字不出头,两边挂灯笼,三天不吃饭,围到锅儿转,买了三根大葱,用了三角三,买了两根油条,用了六角六。

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家打烙铁。张打铁,李打铁,打把镰刀送客客,客客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去割燕麦,燕麦里面有条蛇,把我的耳朵咬出血。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要吃人,黑了要关门。门对门,虎对虎,刚刚猜到中指拇。

我们两个好,我们两个好,我们两个存钱买手表,手表到了6点钟,急忙赶到文化宫,文化宫,关了门,我们两个耍不成。

高鼻子洋人不讲道理踩了我的脚,浪个说,送医院,七八角,医生说,要敷药,啥子药?膏药,啥子膏,牙膏,啥子牙,豆芽,啥子豆,豌豆,啥子豌,台湾,啥子台,抬你妈妈进棺材。

上公园,喝啤酒,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灯儿啦个铛,跳上床,铛啦个灯儿,铺盖偎儿,隔壁的老头儿看门缝缝儿,喊来扫黄的王小珍儿,拿枪拿炮拿棍棍儿,捉到两个光麻雀儿。

点子梅弹,玫瑰花弹,机关潲水,牙关对弹,一颗米,种稻里,不是你,就是你。

老太婆,尖尖脚,汽车来了跑不脱,咕咚咕咚滚下河。

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坐个老太太,要五毛,给一块,你说奇怪不奇怪。

董成瑞,十八岁,参加了革命游击队,炸碉堡,牺牲了,他的任务完成了,完成了。

推磨,摇磨,推巴巴,请尕尕(ga,阳平),推豆腐,请舅母。舅母不吃菜豆腐,打碗米来煮,煮也煮不熟。

排排坐,吃果果。果果香,请嬢嬢(niang,阴平)。嬢嬢说我乖,给我买个木歪歪。果果甜,要过年,嬢嬢给我压岁钱。

鸡公叫,鸭公叫,各人找到各人要。

那个娃儿去打油,罐罐儿lui(阴平)到茅厕头,拣起来,二两油,拿起回去揉馒头,馒头生了蛆,拿给医生医,医生医不好,拿给耗儿咬,耗儿咬个缺缺(阳平),我是你们爷爷,耗儿咬个洞洞,我是你们外公。

楼上的客,楼下的客,都来听我办交接:要屙屎,有草纸,莫拆我的蔑席子;要屙尿,有夜壶,莫在床上画地图;要放屁,有罐罐儿,莫在楼上粗闷烟儿。

黄狮黄狮马马,请你们尕公尕婆来吃嘎嘎,小的不来大的来。黄狮黄狮马马,请你们尕公尕婆来吃嘎嘎,坐的坐的轿轿,骑的骑的马马。

洋马儿,叮叮当,上面坐个大姑娘。

王婆婆,烧敬茶,3个观音来喝茶,后花园,三匹马,两个童儿打一打。王婆婆,骂一骂,隔壁的幺姑娘说闲话。

火烧丁丁猫儿,我儿走尾巴;火烧包谷林,爷爷走不赢;火烧牛角沱,你娃跑不脱。

张二娃,走得拽,一个月的工资十八块,做起戳机到上海,上海的东西不好买,接个婆娘拽又拽,生个娃儿没得奶。

蒋介石龟孙子,坐起飞机来炸老子,黑得老子钻桌子。

山城的汽车是高又高,里面的司机是骚又骚,看到美女逗黑弯老腰,到老两路口,就亲一嘴儿,到老龙王庙,就睡一觉,到老牛角沱,就甩也甩不脱,到老火車站,就一刀两散。

小仔儿,你莫要叫(阳平)。你妈妈住在化龙桥。好多号,18号,打个电话开玩笑。

啥子、啥子,两边开,你走茅厕我走街,我买的草纸不拿给你开,你逗在茅厕头打栽栽。

XX你好,你潲水洗澡,米汤游泳,你奋勇前进。碰倒一个死耗子,你跳下粪坑,脚蹬,手蹬,英勇牺牲。为了纪念你,点盏煤油灯。

2 thoughts on “重庆童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