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日如年

来阿曼整一周了,情绪相当烦躁,真可谓度日如年啊。

这次旅途可不顺了,重庆飞广州,然后在广州等了4个小时。广州飞多哈,又在多哈等了12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马斯喀特,刚下飞机就被来了个下马威。当初拿到两年期签证的时候,还着实得瑟了一阵子,心想着未来的两年里,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爽翻了。哪里知道,这次来,兴致勃勃的从居住证持有者通道入关,指纹刷不过,老失败。换到人工审核,直接把我护照没收了,叫了个警察叔叔,把我带到一边晾着起。我简直莫名惊诧,我可是持有两年有效期的工作签证啊。阿曼人民的效率很低,等了小半个小时,终于来人了。见面第一句:“知道自己犯什么事儿吗?”我屁颠屁颠儿跑过去,“不知道,糊涂着呢。”“你超期了,签证得给你取消咯。”“不会吧,我这个有效期是两年的。”“可是你离开阿曼超过180天了,按规定,签证就作废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刷不了指纹。”我当场就石化了。

原来还有这规定啊,怎么当初没一个人给我提到过呢?这可怎么办?没办法,硬着头皮问:“那怎么办呢?”“联系下你的雇主吧,找个阿曼人来给你担保,看情况再处理,可能要罚款。”写到这里,我就恨死HP了,员工不管在公司也好,在外面也好,一概奉行自助政策,遇到这种关键时刻,你从公司层面得不到一丁点的援助。那就只好打电话给阿曼电信了。唉,不敬业的阿曼人民啊。接我电话的女士在问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后,告诉我另外一个号码,说他会处理这个事情。拨那个号码,无法接通,再拨回这位女士,打死都不接电话了。这下我糗了。关键用的这部电话还是管机场海关的一位官员借的,人家要下班走人了。我自己的移动全球通,13块钱一分钟,又不给报销,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的。这时又来了另外一个官员,说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我说干什么,他说:“你反正也入不了关,我把你带过去,看我老板怎么处理,搞得定,你就入关,搞不定,我们一飞机又把你送回中国去。”没办法,跟着他上楼梯下楼梯,左走右走,越走越熟悉,我靠,又过了一遍安检,把我直接带候机厅来了。看来是真打算让我回去了。让我接着在边儿上等着,那位官员就走了。等着呗。然后又体验到了懒散的阿曼人民的一贯作风。足足等了50分钟,期间见到两个官员把一个黑人带到我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去了,铁门铁窗,跟牢房一样,里边还关着好几个黑人。我靠,不是吧,感情要是今天处理不好问题,我还要被关黑屋?!还和这么几个黑人关一起?在我来之前,旁边就等了一个黑人,闲着没事就和他聊天。尼日利亚人,签证过期了,已经在机场滞留了三天,今天终于有航班可以被遣送回国了,小伙子一脸的兴奋,看来这三天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来了个老警官,直接问我:“中国人?”我还不得赶快,那小屋子的黑人都在和我打招呼呢,“是啊是啊。”“为什么迟到了?”“这个,办理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有这个规定啊,而且我们出差都是公司安排的。项目安排我这个时候来,我就来了。”然后我就开始给他讲我来是做什么项目的,客户都是谁谁谁,现在项目能干什么。说实话,我还真是一点儿不惊慌,说得那是相当有条理。估计我说我们项目是为阿曼电信服务的,目的是为阿曼的暴力机关(就是我们的法院、检察院、公安局什么的)提供电信数据信息还起了点作用。估计老警官想,原来是帮自己人干活的,放他一马吧。于是,他对我说,这次我给你批个条子,盖章让你进去,下次一定要注意了。我靠,下次,还有下次,打死我也没有下次了。终于,在下飞机3个小时后,我终于领到了自己的行李,坐上了前往酒店的出租车。备注:居然没罚款,没过夜,没遣返。唯一的遗憾是,机场的搬运工终于把我的拉杆箱摔坏了。

待了一周,办公环境也不习惯,不让用自带的笔记本,配的台式机装的是win7,我是土鳖啊,我只会winxp。机器里边装个winzip,还是过了试用期的。想着要不要帮他们把winzip的注册码填一个,后来还是放弃了,在中国以外干这事,不保险。最后装个7zip,又不支持按文件夹分别压缩,只好又写个脚本来调7zip的命令行。没有administrator的权限,什么都干不了,连用个Toad都报错。唉,人一但点儿背,喝水都塞牙。

回国半年多,英语听力急剧下降。来了发现又听不懂阿三哥的英文了,只好没事儿就发呆。阿三哥老问,怎么啦,回去结个婚回来,dull住了?去餐厅点菜,新来的服务生听我叽里呱啦半天,恁是没听懂我在说什么,真是对自信心巨大的打击啊。

总而言之,这次来,相当的不爽啊。要不是为了家里领导的房子,领导的MBA,我才不屑于这每天的80美金呢,何况,美金还每天都在跌,悲剧啊。

好了,发泄完了。痛定思痛,我要振作了。接下来我要继续去背我的单词了。这周的目标是大学一年级的单词,早忘光了,加油~~~

《度日如年》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