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是个高风险的事情

今天去办事处开会,在办事处所在的海王星大楼底下,看到一辆红色的保时捷Boxster横在路中间的黄线上,旁边是一辆铃木的皮卡,很明显刚从车库出来,还没调过头,就擦挂了。我们小心从旁边开过去,老大说,铃木的全责,他洗白了。吃完饭,看离开会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又踱到门口看西洋把戏。保时捷真漂亮,可惜车门后面被撞凹进去一大片,皮卡几乎是零损失。

正碰上警察叔叔也来了,他左右看了一下,很快就把两个事主叫到跟前,说:“事情是这么发生的,你(保时捷)直行,在这里遇到你(铃木)从车库出来,没有让直行的车,造成保时捷被擦伤,保时捷为了紧急避让,占了旁边的道。好了就这,你(铃木)的全责。处理完了。”铃木的司机还有异议,毕竟对方是辆奢侈品,赔不起。警察叔叔制止了他,说,千错万错就是他自己不让道。司机蔫儿了,我也不知道要赔多少。不过想起上次我开嘉年华小事故,还把自己撞凹了一小块,都花了500多,估计这次这个数便宜不了多少了。

感叹哪,开车真危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