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妊娠糖尿病

家里领导怀二宝,结果很不幸运被诊断为妊娠糖尿病。于是领导花了一些时间研究下到底什么是妊娠糖尿病。马上due date就要到了,我把这段生活摘录下来,以作纪念。

自从我被诊断妊娠糖尿病后,发现很多朋友都不清楚这个病的具体含义,以为就是普通的孕妇血糖偏高,所以说说我自身的体验,没机会得的该庆幸,还有机会得的我只能说祝好运。

首先,从我目前查到的各种资料显示,妊娠糖尿病不能完全被预防,跟你孕前及孕中的饮食结构没有绝对的关系,虽然体重、饮食、运动都有可能影响(家族史就不说了,那没法抱怨),但具体到我,显然都不是,就算是运气不好吧。

其次,国内(至少重庆)一般要求在孕24周时做两小时血糖测试,得到空腹、喝糖水后一小时和两小时共三个结果,如果只有一个值高,就是通常意义上的血糖偏高,医生大多要求自行回家控制,之后复查,如果通过,就不算是妊娠糖尿病。如果是两个或以上值高,才会诊断为妊娠糖尿病。所以其实大家一般提到的血糖不过,大部分是这种情况,很轻松。但美国,是在26-28周时才做这个检查,因为他们认为,越临近28周才是结果最准确的时间点,之前有可能发现不了或误判。我是27周零2天做的一小时检测,不用空腹,直接测量喝糖水后一小时的值。我当然是高了,但还不足以高到直接判定妊娠糖尿病,于是拿到结果第二天(27周6天),我被安排做三小时检测,就是比国内检查多一个喝糖水后三小时的值。检测前晚,我在网上查到很多人想办法作弊通过,例如要求医生在26周之前查血糖,或者在检查前一周就开始控制饮食,又或在检查当天喝完糖水后快步走二三十分钟帮助代谢,前两种办法我已没法适用,又自以为是的想了解真实的身体状况,所以喝糖水后基本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等着抽血,事实证明,我为这个真实可算是付出了代价。最后,我就被华丽丽的通知除了空腹值正常,糖水后的三个值全超了,正式确诊为妊娠糖尿病,一般人即便被确诊也只超两个,这可能就是我之后控制也更困难的原因。

被确诊后,再见我的医生时,他问我,知道这个病的危害吗,如果只是会生一个体重高于9磅(约等于4kg)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特别我又不是顺产,而且中国人不是都偏爱胖宝宝吗?但其实危险的问题是,对于孕妈妈而言,虽然很多人在生产后恢复,但也比正常人增加30-40%的几率在老年后得慢性糖尿病,而且大概50%的糖妈妈在生产后五年之内就会得糖尿病,对我这种爱甜品面食的人来说将是多么生无可恋!对于未出生的孩子来说,有可能因为长期处于高血糖环境而造成胎死腹中、产后低血糖以及先天性糖尿病,虽然都是极端情况下最坏的结果,但落在自己身上不就是100%吗。即便什么都没发生,我和这个孩子的病史上从此都会增加一条,曾经得过妊娠糖尿病,以后也许就是其他疾病的依据。这让我想起初高中班主任经常威胁我们的话,某个坏事是坏到足以记入档案跟随你一辈子的哦,想想就心塞……

如前所述,绝大部分血糖不过的情况是只超一个指数,并不会被诊断为该病,通常在妇产科医生那里就能处理了,而且因为症状轻微,稍加控制一般复查时也就通过了。但像我这种被正式诊断的就必须交给营养师来处理,国内好像就是医院的营养科。而美国因为都是私立机构,相互独立,所以我被推介去的是一个专门的糖尿病康复中心。那里的工作人员最高级别也只是注册的护士,不具备医师资格,没有处方权。确诊后,妇产科医生就把我的资料传给这个中心,由他们直接来联系我辅导上课和复诊的时间。这通常是一次三小时的辅导以及一次复诊,但我又因为情况特殊,追加了一次复诊。前两个小时主要是讲解这个病的原理等背景知识,制定我每天查血糖的具体程序,如何使用血糖仪,以及出现低血糖的处理。图五就是我日常方便携带出门的设备,包括免洗消毒液、血糖仪、试纸、扎指头的注射器以及替换针头。很多人觉得每天四次扎指头是最痛苦的,但其实跟医院里直接拿针头靠自己下手区别很大。那个黑色的注射器有一个弹簧把针头推入,深度可以自己调节,反正能挤出血就行,所以痛感不算强烈,相比饮食、运动和每次的指数正常来说,这是最可以忽略和忍受的部分。我每天空腹和三餐之后两小时分别监控血糖,空腹要求起床后立即查,最好不要活动身体,我有一次洗脸漱口之后再查,指数都比往常高;餐后两小时是指从开始吃饭起算,而不是吃完之后,为了留有足够的时间饭后休息、运动以及冷静情绪(气喘吁吁的查血糖一般也会偏高),但又要细嚼慢咽,我一般吃饭时间都控制在20分钟左右。

最后一小时才是真正的重头戏,教我怎么吃,吃多少。首先把食物大致分为碳水化合物(包括所有奶制品及豆浆,水果,主食,含淀粉的蔬菜)、蛋白质(各种肉类、鸡蛋、坚果和芝士)、脂肪、不含淀粉的蔬菜。虽然一般饼干、面包、蜂蜜、糖果等零食以及果汁和含糖饮料肯定是完全杜绝,但我必须严格控制的其实主要是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不能多不能少,所以在给我的饮食手册上以15克为单位标注了每种常见食物的碳水化合物含量,如果漏掉的就读包装上的标签来计算。其实这个营养标签国内外食品包装都有,但我从未留意过,现在成了我买和吃任何食品的先决条件,没有标签的如水果就参照重量用称来称。具体到我的饮食计划就是图五,每天三餐三点,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每三小时一次,不管饱或饿,一顿都不能漏。原始计划上规定我早餐和宵夜各吃30克糖水化合物,早点和午点各吃15克,中餐和晚餐是45克,全天一共180克,每餐都必须同时包括蛋白质,这有利于增加饱腹感以及平衡血糖水平。除此以外,蛋白质、脂肪和不含淀粉蔬菜是不限量的,随便吃。另外要求我每天必须有三十分钟的快步走。刚开始听完,我觉得好宽松,其实大部分食物都可以吃,好多还可以随便吃,运动量也不大,我一下觉得如释重负,但事实证明,这个对大部分人有用的计划在我身上没用,这就是造成我二次复诊的原因。

妊娠糖尿病的原理是因为怀孕过程中的激素分泌阻止了人体正常的胰岛素分泌,标准的自己跟自己对抗,而且孕程不同,阻止作用也有大有小。所以即便我如此严格饮食,轻易不敢尝试新的种类,但指数还是经常飘忽不定,于是运动成了我唯一还能努力的方向。虽然营养师只要求我每天总共快走三十分钟,而且不分时间,不分次数,但我在被确诊妊娠糖尿病之前就基本保持了每天六十分钟的运动量,可见这对我也明显不够。于是我先是把时间延长到九十分钟,分别在午饭和晚饭前完成,因为早上和中午要接送Larry 上下学,晚饭后又要收拾厨房,没有其他更合适的空档。这确实成功了一段时间,但很快空腹血糖就开始飙高了,于是我又调整,晚饭前变成晚饭后,回来再收拾厨房。可每当我气喘吁吁走回来,看到家里一大一小明明已经错过了小朋友的洗澡睡觉时间,不是还凑在一起玩游戏,就是为了洗澡吵架时,内心真是崩溃的。又调整,六顿餐点每餐之后在家里快走十到三十分钟,视大小餐而定,既兼顾家里的杂事,又不用一次走得太累。

于是我每天的作息是这样的:早上六点四十准时起床,先测血糖,之后准备自己的早饭,保证在七点准时吃到第一口。十五到二十分钟吃完,休息片刻开始走路十到十五分钟。通常这时候Larry 同学也起床了,我在自己吃饭和走路的空档里准备好他的早饭,督促他自己乖乖吃。八点左右完成走路,开始准备朱先生和Larry 的中饭,过程中催促他们赶紧洗脸漱口换衣服,保证在八点三十至三十五之间出门,这样我才能九点之前把车停到学校停车场,坐在车上等着九点能准时查血糖,之后再送Larry 进教室。送完他回到家通常是九点四十左右,坐下稍微休息片刻,开始准备早点,数饼干,称重量,十点准时来吃。吃完又到走路时间。一切停当,十点四十左右。接下来视当天的具体情况而定,先收拾早餐遗留的厨房事务,是否需要见医生,是否需要洗衣服做清洁,是否需要开始炖汤准备晚餐,是否要去超市买菜购物,是否有其他临时安排(例如上周为了给Larry 找夏天过暑假的学校,我花了接近一周时间每天这个时候打电话联系学校,各方面合适的就下午再带上他一起去现场考察)……如果什么事都没有,这算是我的午休时间。十二点四十,开始准备中饭,拌沙拉称肉加热等,争取十二点五十五准时吃饭,这样我午饭后才能有十五分钟的走路时间,之后立刻出门接Larry 放学。再回到家里大概两点四十左右,安顿小朋友看上电视,我收拾中饭的遗留和洗好他从学校带回来的午餐盒,三点测血糖。三点五十,准备午点,同时准备Larry 的下午加餐,吃完走路。四点四十左右,通常小朋友电视看完了,自己也玩够了,开始缠着我或者去图书馆,或者在家讲故事,或者去小区公园玩。这期间朱先生一般六点到家,会打电话问我晚饭吃什么,把安排告诉他后,他负责晚饭操作,我带着孩子大概七点前到家吃饭。吃完赶紧收拾厨房,走路,边走边催促小朋友喝奶准备洗澡睡觉,各种威逼利诱,还尽量不要生气情绪稳定,保证八点半之前能坐下休息,否则气喘吁吁的到九点测血糖肯定超。测完血糖趁晚点之前自己洗澡收拾,十点又开吃,吃完又走,保证十一点之前上床睡觉。顺利的时候都好,一旦遇上小朋友发脾气不讲道理那天,全套打乱,有天早上他不知道怎么了坚决不去洗脸漱口换衣服,每次这种时候朱先生只能两手一摊望着我,我忙着教训他最后还是错过了出门时间,干脆不去上学了,可我气得不行,血糖又超高。从此尽量让自己不要生气。

一个多月的各种纠结,血糖终于大致稳定下来,超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妊娠糖尿病,我从31周开始就必须每周去见妇产科医生,拿血糖结果给他检查,并且每周监控胎心或做B超来评估宝宝的生长情况。上周,医生终于发现我从27周到33周体重一直没长,于是劝我稍微放松血糖,不用很低,达到临界值即可,争取长点体重。我心里恨不得骂人,那指数又不是靠自己写,想让它多少就多少,每天又是控制饮食又是折腾运动,我倒是想长点呢,从哪来啊……看来,又一段各种试验的旅程要开始了,真心累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