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办事处的工时分析邮件,我上个月工作小时数居然超过了300小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领导对此的评价是工作效率不高,希望直接主管协助分拆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于是仔细看看这段时间的工时,果然吓人,如果一天超过13小时,系统就会红色标记,我8月份那叫一个红啊。再数数最近,到今天为止我居然已经连续上班25天,中间没有休息过一个周末。确实可怕。我都有点担心我是不是也会英年早逝。

想起上上周,我想周末请假,领导说,不行,一定要把手上的工作干完,不然没有办法向客户交代。我说,家里人对我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我长期不能腾出时间陪他们,甚至自己的很多事情都要拜托他们去做。邮政包裹没空取,电话费没空交,信用卡透支没空还。领导说,身为公司的人,家里有意见的多了,没办法,坚持一下,我们要有奉献精神,过了就好了。过了就好了,我也是这么安慰我的家人。可是家人问,过了就好,是过多久才会好?我回答不了,因为我不知道。我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从进公司起,我就没有把自己看成是领导口中价值千金的HW人。HW人并不是一个什么特别值得人骄傲的称号或者说荣誉,相反,对我身边的人来说,它象征着卖命,不顾一切的卖命。大领导上周来作动员,又在振奋人心的讲我们是在做事业,一项很伟大的事业,我们代表着国家,代表着民族。年轻人,身体累一点没什么,很快就恢复了,但是精神上,我们很富足,很坦然,不会勾心斗角,不会拉帮结派。

我坐第一排,偷偷的笑了。领导的眼中永远只有事业,而没有那累了很快就能恢复的身体。事业是我的吗?我想不是,我只是一个打工者。给日本鬼子打工也好,给台巴子打工也好,给美帝打工也好,我也仅仅是个打工者,而且心理上还没有所谓的民族大业的负担。身体是我的吗?是,我很确定。胡新宇事件慢慢沉寂下去了,但是给我们的启示一直在心里翻腾。身体累了很快能恢复,但是如果一旦恢复不了了,我还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了,包括担负民族大业神圣使命的机会。我该怎么选择呢?不想去细想,确实觉得有些累了。

不过,为了响应公司提高工作效率的要求,我决定,一定要尽量的少加班,少给公司领导添麻烦,就算一年四个C,那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