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好大的雪

这段时间歌乐山一直在下雪,去看雪的也多。我在北方待了好几年,对雪的新奇程度不高,而且我比较不喜欢下雪过后硬滑的路面,以前吃过苦头。

今天上班,天上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我的办公位靠窗,落地大玻璃,让我感觉到,如果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欣赏的话,下雪,尤其是下大雪还真是一个美景。可惜的是,现在还有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被雪的问题困扰着。

网上传着一条过期新闻,是一则06年关于暴雪的警告,没想到成了真。我亲自验证了,发帖时间果然是在2006年,不管是不是碰运气,反正是被说中了。只是很想知道,重庆以后的夏天是不是还会像这两年一样,不是暴热就是暴雨?冬天会不会再来几场暴雪?大自然是需要我们崇敬的,蝴蝶效应,谁知道会怎么样呢。链接在这里

美国水利专家警告,重庆大旱后要提防暴雪

今年重庆严重干旱的天侯,不少人怀疑是否肇因于三峡大水坝的落成,阻挡了长江下游的水气进入四川盆地所致。对于这个问题,目前专家学者的意见不一。有人认为三峡大坝不足以形成大规模的气侯改变,但是也有一派学者认为,高耸的大坝封住了以往由长江顺流而上的丰沛水气,导致了四川盆地今年的降雨稀少。

国际水利专家沃克马·费理森表示,只要是水坝都会造成周遭的微气侯改变,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在规划的时候,工程人员是否有足够的智能,将这个影响减致最少,或是导向有利的方向。费理森引用美国许多失败的水坝为例,说明自然界的复杂,通常不是人类所能预料的。他并谈到世界上最强最快的超级计算机都被运用于气象预测,但是人类还是无法掌握每日精确的天气情况,因为影响气侯的因子实在太多,任何一点的改变,会造成什么效果,人类还是只能在自然界真正做出反馈时,才能明白结果。

费理森谈到在三峡大坝影响周遭气侯的预测模型中,最坏的情况就是产生所谓的「封箱效果」(与我的”保温”效应的观点一致),也就是大坝在夏天时,封住了下游入川的水气,导致干旱,大坝蓄水后,本身丰沛的水气却因为四川盆地原本的闷热特性而无法凝结成雨。但是到了冬天,同样的丰沛的水气也无法离开四川盆地,但是受到北方蒙古冷气团的影响,四川盆地的温度还是会急遽下降,两者的结合,将可以产生大规模的暴雪,而且因为三峡大坝本身就会不断的提供盆地上空丰沛的水气,这样的暴雪可能会长达数个月。

费理森再三强调,微气侯的复杂性,不是目前所能精确预测的。是否这个「封箱效应」将会成真,要到今年冬天才会揭晓。虽然在以往,重庆下雪的概率本身就不高,但是从今年夏天四川盆地不正常的高热情况来看,费理森认为极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警告重庆要做好今年严冬的心里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