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物价好贵啊

现在上班的地方叫博瑞琪,很拗口,听说是移动买的一栋现成的楼,改造改造,变成了移动研究院。金融街那边干活的人太多,位子都不够,所以我们计费帐务组一行人就被拉到这个地方来搞封闭开发了。比起金融街,这里是要偏僻多了,不过适合吃饭的地方依旧很少,不是太贵就是太差。晚上吃的马兰拉面里边的青椒肉丝盖饭的套餐。

物价涨得厉害,四年前我还在上地得实大厦对门的马兰拉面吃午饭时,才5块钱一碗拉面,牛肉片和白萝卜片也多。现在,10块钱的拉面,牛肉片不会超过3块,连不值钱的白萝卜都不会多过5块。难怪温总理说了,今年是我们国家经济最困难的一年,我感同身受。

这两天西部都不太平,我叔叔还在拉萨坚守岗位,打电话去问候,一副疲倦不堪的样子,听说幸好移动的损失不很大,只是有两三个合作营业厅被烧了。不过因为我对于此事的了解程度太低,实在不好再多做什么议论,也许每个人,不管有没有牵涉到这些事情里边,都有自己的一套评价标准,谁是谁非,我一时半会儿也分辨不出,就此打住。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同样都是生活在西部核心大都市——成都的两个人,玉儿一个劲儿的说哪里哪里又砍人了,美国的导弹也对准成都了,他得时刻准备着往重庆跑路;沈郎却说,虽然工作还没有完全落实,不过成都确实不错,歌舞升平。都是道听途说,反正我是闹不清。

星期天的拳击,轻量级的争霸赛,不是很精彩,一场都没有KO,倒是韩乔生老先生兴奋的很,不停的读观众短信,好几次读着读着突然就没声了,过两秒,接着说,不好意思,我们的短信平台短信来得太多,刚才读的那条短信一下子找不着了。有位观众短信说,黑裤叉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韩老师给升华了一下,说,这话应该再完善一下,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看来韩老师这两年在文化修为方面颇下工夫,快赶上余秋雨这位文化地标人物了。

偶然在小学的班级群里边碰到这么多同学都在线,于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没想到,他们居然都认为我这个人那时候表现有些突出,我想,可能因为我从二年级开始就是中队长(不是副职),主要负责开展我们弹子石小学88级3班的政治文化工作,政治素养和觉悟都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更没想到,他们居然都记得我藏了吴佳的围巾、田姝的手套,并且后来忘了藏到哪里了,只好请家长来协助沟通赔偿问题;多次出入女厕所;脱全班女同学的裤子等等事迹。感叹啊,20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当年我视察过的女厕所,早已烟消云散,当年我脱过裤子的那些女同学,也都出落得俊俏可人,不敢相认了。

Blog干什么用的?无非就是能帮助自己时常回忆回忆当年的辉煌,我觉得,这个时候,完全有必要在未来几期节目中为大家展现一下我不为人知的光辉伟岸形象,以起到安抚民心的关键作用。即日起接受广告位的预订,靠着Google的Adsense,短短的两年,我终于挣到10美金,稍显不足的是,美元还不够坚挺,得好好补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