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我又来了

已经不太记得四年前离开北京时的情景了,只记得当时诺诺上不了飞机,因为没有有氧舱,必须搭乘第二天的航班才能回到重庆,颇费周折。隔了四年,我又来了,北京。

LD对北京的印象非常好,不光因为它是首都这么个原因,还有它的烤鸭、吉野家等等各种各样重庆没有的东西。不过我对北京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因为它恶劣的气候。印象中待在北京,一年只有秋季那屈指可数的一段时光是美好的,春天沙尘暴,夏天酷热,冬天奇寒,秋天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可惜转眼即释。

一下飞机,18摄氏度,实在够热的,在重庆看的天气预报说,北京12摄氏度,唉,这叫误差。首都机场的三号航站楼已经投入使用,机场设施也很高档。不过,我今天遇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知道是个例还是常事。我从货运传输带上找到自己的托运行李后,从出口出门,招了出租车,离开机场。这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来检查我行李上的标牌和我登机牌上的号码是否一致,也就是说,我随便拎着谁的行李都能顺利的离开,真的是比较恐怖。出了机场的大门,还是没有人来检查我的行李,我都有点儿担心自己会不会拎错了,于是自己核对无误方才放心上车。但愿只是因为我的运气好,长得又很和谐,所以工作人员对我施行免检政策了。

的士司机说,北京的气候越来越差了,机场还在郊区,灰蒙蒙看不到蓝天,到了市区,更严重。我本以为今年是奥运年,北京的环境应该有一个很大的改善才对。的士司机说,现在北京有几百万的汽车保有量,再怎么改也是效果甚微,还不如像上海那样限制上牌。一边是当地人指责上海的这项政策,一边是外地人羡慕上海的这项政策,当真是,one coin has two sides。

中国移动的总部在金融街上,以前在这附近走过时,觉得这条街好气派,全是豪华高楼,都是中国著名的金融、通信企业。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在其中的一栋楼里边干活了。可惜的是,工作的环境比较恶劣,那是相当的拥挤,还不如我在重庆移动现场的工作环境。不过,既然是出差,就是来受苦的,为了我的perdiem,我忍。

住在LD亲戚家,一家人都很好,我也比较开心。聊天时,说到他们的一个熟人也是HP的,不过是销售人员,今年36岁,已经功成名就,退休去澳大利亚钓鱼了。我在华为的时候,听他们说,任老板说了,一定要在阳台上晒人民币,可惜我没有机会等到实现这个奇景了,现在又听说了36岁有名车,有别墅,退休移民的先例,不知道能不能在我身上重现呢,还有十年,拭目以待吧。

One thought on “北京,我又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