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逛在资本主义的郊区

这两天一直在感受什么叫倒时差,每天到了中午就开始困,一直困到下午6、7点,实在忍不住,沾枕头就着。半夜3点醒了怎么睡怎么觉得不舒服,头昏脑涨。只好爬起来陪国内的兄弟姐妹们聊天开心。

今天周末,我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生产力,到资本主义的郊区去闲逛了一下子。外面的公路上,不时的有几辆汽车开过,走路的人却一直只有我一个。我走过了住的公寓酒店,走过了上班的Cogeco Cable办公楼,走过了一栋栋小洋楼。没人,唉,这里人太少了,没有中国摩肩接踵的感觉,我有点不习惯。每栋小洋楼底下都停了至少2辆车,这里的人真奢侈。

沿着大路旁边的小路,我转过一个弯,发现好大一片草坪,原来是一个休闲公园,旁边是一片森林。我捡了几片红色的枫叶,夹到我的《围城》里边。孤身一人,我没敢贸然进入森林,却发现树上贴着很多寻狗启事,有些狗长的可真丑。转回原路,来了几个外国人(对他们来说,其实我才是外国人),看起来是两个家庭,一家带了一条德国黑背,一家带了一条拉布拉多。黑背寸步不离躺着小孩儿的婴儿车,而拉布的主人用一个专门的器具在往远处扔球,拉布就屁颠屁颠的去捡,往回跑的途中还很白痴的把球搞掉了,回去找。围着这一片走了一大圈,却没发现一处可以购物的地方,没发现一个公交车站,实在是太不人性化了。我刚到那天,有个加拿大同事对我说,这附近有个supermarket,挺近的,大概5、6公里。我当时就晕了,他们已经习惯了使用车程来考虑远近。

往回走的时候,发现路上的车多了些,不过人始终还是我一个。加拿大的汽车很怪,大白天都开着大灯。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司机忘了关,后来看到所有的车,连跑得飞快的摩托都开着大灯。回到房间一查,原来这里的法律规定,白天也必须开灯,可以有效的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率,而且汽车制造商害怕司机同志们忘了开灯会受罚,所以加拿大的汽车,一点火,灯就开了,而且关不掉,智能得很。不过这么多车,大白天开灯,确实有点儿铺张浪费。

Skype是个好东西,我看时间还不到中午,国内还不到半夜,就打了几个电话回去,每分钟才1毛钱,便宜的吓人。我刚到这里的时候,用漫游过来的中国移动发了两条短信回去,花了我4块钱。不过现在我已经搞懂了,打电话用Skype,发短信用Fetion,美得很。说到漫游,想起来这里之前还搞过一个加拿大Rogers Wireless的项目,Rogers Wireless几乎可以算是加拿大最大的无线运营商了,地位等同于中国移动,可是,可是,它在全国居然只有几百万的用户,还号称最大,难以想象,国外的通信公司靠什么生存下来的。中国移动光重庆一个市就有1000多万用户,虽然有水份,可是差距也太大了。我的移动卡一下飞机,运营商就变成Rogers Wireless了,而且也出现平日不可多得三角漫游符号。收到一堆短信,不过其中介绍说可以直接拨1860,免费接通中国移动客服,我试了,不成功,看来Rogers没有与时俱进,移动早不用1860了。

下午决定再去找找那传说中的supermarket,中间过了很多十字路口。我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司机在路上行驶的时候相当小心,每个路口,即使没有红绿灯,甚至早就看到附近没人没车,还是要减速,一直减到停车,然后再起步。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法律规定的行驶方式,每辆车都这样。我过路口的时候,发现那些车很远看到我就停下来了,离我十万八千里,估计在加拿大撞到人了赔得很惨。不过这些司机同志,在停车场里就比较野蛮,倒车都要猛给一脚油,我看好几个人都差点儿倒进花圃里去,不知道他们的驾照怎么考的。

最后终于让我找着mall了。我推着一个比国内超市大上两倍的推车进去,转来转去实在不方便,只好把推车靠在一边,自己跑去找东找西,发现这里蔬菜种类很多,不过折算下来太贵,花菜要2.99加元,那个单位我看不懂,不过18元人民币,就算是一公斤,那也太贵了。我转啊转啊,最后买了一大盒低脂牛奶,一袋吐司,外加一罐辣椒酱。本想买果酱的,后来想到天天吃甜的我会腻死的,所以改换成辣酱,还没尝试,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就这三样,花了11.10加币,差不多快70人民币了。老外们生活也挺艰辛的,物价这么高。

回来数了一下,我还有9包方便面,这种战略物资,我一定要省着吃才行。

outskirtsoutskirtsoutskirtsoutskirts

《闲逛在资本主义的郊区》有8个想法

    1. 酒店早餐全周免费,晚餐周一到周四免费,周末自己想办法。剩下的就是面包、牛奶、方便面,反正怎么对付起来方便就怎么搞。

  1. 现在国内也开始逐渐提倡白天开车灯了。但是那次我路过收费站,收费小姐嘿么热心地提醒我们——您的车灯忘关了。。。。。。

    1. 呵呵,这里是法律强行规定的。不过开车灯确实能更引起对方的注意,减少交通事故。当然我觉得,国内白天开灯上路,应该会被很多人嘲笑,就像不放手刹到处跑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