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鼠记

无聊翻看pcpop,突然发现自己几年前发的一篇帖子,关于我们宿舍怎么抓老鼠,怀旧之情油然而生,整理一下,贴过来。

我们住的四舍,是学校的旧宿舍,楼层之间隔了一层木板,不是混凝土,极易打洞,于是这里就成了老鼠们的安乐窝。本来我们和老鼠们之间一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偶尔半夜醒来,还能和正在对面床下觅食、戏耍、做爱的邻居们对望一下,别有情趣。虽然也有个别精力旺盛者时不时跑到我们床上来一探究竟,或在电脑机箱里边留下点痕迹,但大体上都是能够相互体谅的。

事情转折是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除了毕业设计,整天无事可做,大家都闲啊,嘴里都能出盐,老叨咕着想点什么招儿,消遣消遣。于是灭鼠工作作为促进宿舍健康发展的头等大事被提到了议事日程。计划定了好几页,怎么引怎么骗怎么抓怎么杀,处决设施准备了一大堆,马扎板凳钢锯榔头指甲刀。诱饵成色绝对好,从学校东门口买来的新鲜哈密瓜,全宿舍一群饿鬼恁是都不舍得吃一口,就指着它建立丰功伟业了。现在就剩下抓捕工具了。到学校东门外寻觅捕鼠良具,理想的本来是可重复使用的捕鼠笼子或者板子,结果价格惊人。经宿舍常务委员们慎重讨论,一致认为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才是新时期谋求发展的正确思路,最终决定采用价格低廉的粘鼠板,虽然它的口碑不太好,但聊胜于无。

是夜,万籁俱静,我们沉着冷静的注视着那经过精心摆放的粘鼠板以及上面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哈密瓜,好几个小时,没有任何动静,最后纷纷困乏不能支持,昏昏睡去。第二天睁眼,发现哈密瓜体无完肤,粘鼠板空空如也,仔细观察,发现有粘性的那一面竟然有细小的脚印,狂晕,果然是便宜无好货。于是大家开始相互指责,大骂当初作出的买粘鼠板的愚蠢决定。不过,骂归骂,总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我们决定更换对抗方式,由主动进攻转为积极防守,坚定的执行“坚壁清野”政策,既然不能灭掉你,那就把你饿到隔壁去。于是,每天我们都在食堂吃饭,决不把任何能吃的东西带回宿舍,实在不行,就把吃完的残渣扔到对面或隔壁宿舍的门口,希望老鼠忍耐不住,饿死一群那是最好,实在死不了,举家搬到隔壁或者对门也是可以接受的。

坚壁清野政策实施了没多久,半夜就看见老鼠们慢慢从房顶的洞中爬出,然后顺着门上的破玻璃洞,爬出宿舍,接着就听到老鼠争食的声音(要是他们起内讧,能自己把自己给灭了就好了),顿感欣慰,有种送瘟神的感觉。但是不到半小时,这群老鼠吃饱了,顺着原路又回来了,而且不回窝,居然在床底下胡折腾,采用的是后入式。我们顿时体会到从云端摔倒水泥地的滋味。第二天,我们决定放弃主动进攻的措施,连引鼠出室的积极防守战略也放弃不要,我们打算堵住能找到的每一个出口,被动防御,最好能氧气不足憋死它们,实在不行,全部近亲繁殖,都长成傻子也可以。其中杨亮同学还把自己严防死守的个人承包责任地(光黄色宽边儿胶带就用了一卷)喻作赫赫有名的马奇诺防线。我们都忘了当年这马奇诺防线就是一点用处没有派上,被德军轻易绕开,出奇制胜。果然,历史重演,我们的鼠防工程重蹈覆辙。是夜,老鼠们不知采用了什么妖术,竟然又出来活动了,而且经过我们听声辩位,问题就出在那条出名的防线上。 我们彻底屈服了,防线破了也懒得修补,工具也都收了起来,该干嘛干嘛去吧。至于那张无用的粘鼠板,留之无用,弃之可惜,最后决定放置在马奇诺防线遗迹上,做做样子吓吓胆子小点儿的鼠辈好了,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整个战役的转折点,这是后话。在我们彻底放弃抵抗之后老鼠们也是欣喜若狂,天天游走于我们的床前桌后,到处都留下了黑米粒似的粪便,甚至有一天竟然顺着床架溜达到我身上来了,唉,敢怒敢言又有什么用,当真苦不堪言。只有心中默念,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暗无天日的生活不知过了多久,洞察万物的上苍终于眷顾我们了!这天晚上,都已经习惯了听老鼠散步的我们,忽然听到水桶一声巨响,大家慌忙起身查探,那张废弃的粘鼠板竟然粘住一只肥硕无比的成年老鼠!看着不太牢固的粘鼠板中慌忙挣扎的硕鼠,我们欣喜若狂,赶紧用最沉的板凳把它压住,我心里高兴得光想笑,哈哈哈哈。 杀一儆百,这只老鼠是肯定要死的,不死不足以平民愤,关键是怎么死。第二天,我们讨论了半天都没有结果,沈豪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去买了两支蜡烛和一只打火机回来。他斜着眼看了这只可怜虫好一阵子,看得我心里都发毛。终于把蜡烛点着了,然后就是一串热蜡滴了下去。那天买的蜡不太好,化得快,一滴,连火苗子都跟着下去,溅到老鼠肥硕的身躯发出吱吱的声响,我们兴奋极了,不断从内心深处发出阵阵欢呼。沈豪杀红了眼,叫道,哼哼,你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今天落到老子手里,叫你手动断手,脚动断脚。老鼠被火这样烧,哪有不动的道理,拼命挣扎。于是沈豪信守承诺,很干脆的一串蜡滴下去就把四只爪子给废了。那老鼠还敢叫唤,于是很快它就丧失了吃饭和呼喊的权利,沈豪精准的滴蜡技术封掉了老鼠的喉舌,不得不佩服他的技术。 本来以为折磨到这个地步,接下来就应该是上法场了(电视里革命剧都是这么演的,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反面人物),没想到沈豪受压迫太深,还不肯停手,又点燃了第二支蜡烛,噼里啪啦的把老鼠的眼睛,鼻子,耳朵,后颈上的毛皮统统滴上了蜡,小火苗不时地烧一下,整个宿舍充满了燃烧蛋白质的焦臭。我真的有点震撼,没想到一个人的仇恨竟然能积攒到如此程度!最后两支蜡烛都点完了,我也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这只老鼠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我都有点同情它了,本想放他一条生路(其实也活不成,三度烧伤面积95%以上),沈豪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们给他个圆满吧。于是将它放到一堆报纸上,连着那张粘鼠板,放到宿舍门口,啪一下点着了。老鼠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动弹。火越烧越大,包围了整只老鼠,只听噼噼啪啪作响,老鼠的肚子不断的涨大,像吹气球一样,越来越大,最后砰的炸裂开了,场面极其震撼,终生难忘。最后,火势渐微,地上只剩一堆焦炭。 估计是那只老鼠临死释放了大量表示危险含义的气味,从此以后,一直到我毕业的这几个月里边,老鼠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宿舍。其实我们当时也有些后怕,毕竟这次的胜利来得是如此的侥幸,鼠辈们稍微一点的报复我们就吃不消了。

另:这是比较文明的处理方法,不见血不见肉的。对门宿舍有两大猛人,曾经手刃两鼠,叹为观止。当时,他们宿舍发现老鼠之后,立刻关上门戒严,然后就开始到处乱翻,没过多久,就听见里边一声欢呼,原来其中一个猛人捡起一截从床上掰下来的楼梯钢管,直接将老鼠叉得肝脑涂地,恶心得要死。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声欢呼,另外一只老鼠也死于同一根钢管,死相极惨,估计别的老鼠看了都会发出下辈子不做老鼠的感叹。

在学校的时候,还见过喝醉酒的老鼠。有哥们喝醉了在宿舍门口吐了一地,被老鼠给吃了,然后自个儿醉了,在过道上晃来晃去的走,你在它旁边跺脚它也不跑,后来就翻倒在地,碰它一下,四条腿就慢悠悠蹬一会儿太空步,当时笑到肚子痛,竟然忘了干掉它。第二天早上发现醉鼠溜走了,至今遗憾中……

读小学的时候,家里人曾经抓住一只老鼠,折磨的方法,比较有意思。在它的尾巴上用针线绑上了3个乒乓球,然后在乒乓球上浇上煤油,最后把老鼠在空地上放出来,点燃乒乓球,就看见老鼠拼命的在原地转圈,拖着三个火球,特别刺激。它一直跑一直跑,最后就瘫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过程老鼠绝对不会逃走,屡试不爽。

还曾经听奶奶说,在农村,捉到老鼠,一定要缝上老鼠的屁眼,还要在里边塞上一粒干的黄豆,然后就把老鼠放回去。当时颇为不解,奶奶说过不了几天,老鼠不能拉屎,会憋得慌,而黄豆又会吸了水发胀,就让老鼠更难受,到最后它就会发疯,然后把自己窝里的小老鼠统统咬死,最后自己也死掉。没有亲眼所见,不过现在想起来,这个斩草除根的方法实在是太狠了,也只有伟大的劳动人民才有这种智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