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中华 是一管白白的牙膏 我在这头 笑容在那头

读书时 中华 是一支小小的铅笔 我在这头 试卷在那头

工作后 中华 是一条浓浓的香烟 我在外头 领导在里头

结婚了 中华 是一辆或爱或恨的轿车 我在这头 亲情在那头

将来呢 中华 是一轮深深的国界线 我在外头 父辈在里头

——摘自网易评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