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步

昨天微信朋友圈被五星红旗和齐刷刷的正步GIF图片刷屏。因为要等儿子睡着了才能打开电视,我只看到了最后飞机过场的部分,没有看到前面正步分列式。从大家分享的动图看,确实很有气势。我当年高考语文成绩全区第一,现如今却仍然只能喊道:『我靠,好齐!我靠,牛逼!』后来找了重放视频,心里却远不如别人激动,估计这是我政治不正确的又一体现。我心里就一直有个问题:『走正步有意义吗?』 继续阅读走正步

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今天家里领导突然收到长辈的一条长微信,阅读后感慨不少,全文摘录如下:

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过几天就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好像要放假一天,也邀请了国外政要,举办盛大仪式。届时,自然会有整齐的方队。也就有有关领导的慷慨激昂。说实在,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

关于抗战,心中总萦怀一个人,多少年来,如鲠在喉。

六十多年前,有一个重庆青年,跟随做布匹生意的父亲到了上海。他的父亲粗通文墨,有了点散碎银子,就想孩子受到较好的教育,有点诗书传家的味道。加之,这个青年是家中长子,他的父亲就不吝钱财,送他到教会中学去读书。教会学校自然重视西方文化,除国文、中国历史之外,其余均是国外教材,讲课的教师也大都是英国人。因此,他受到了很好的英语教育。之后,他顺利的考入复旦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我曾经看过他发表的文章,是关于对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研讨。生活就这样平平静静在这个青年面前徐徐展开。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受到的教育已经种下了祸根,一口流利的英语会酿成一杯苦酒。

“813,日本在上海打了战。”他父亲的布匹生意受到重大影响,他平静的生活也被打乱。随后,复旦大学迁往重庆北碚夏坝。为追随学校,他决定上海前去重庆。当时水路交通已经阻断,回重庆只能绕道步行。走了一个多月,其间颠簸流离,自不待言。我想,他对日寇入侵,自然是仇恨的。

回到重庆,继续读书。抗战仍旧在进行。突然,国军到复旦大学招人,说是美军为国军训练士兵,急需翻译。他愿意投笔从戎为抗战出力,于是前去报名。因为他口语极好,立即就被录取。在之后,跟随部队坐着嘎斯汽车,前往云南腾冲。他在部队的工作,我看过一些老照片,印象深的就是美军在训练国军士兵学习使用喷火器,他在旁边翻译。给国军教学的都是美军军官,对这些无军衔的翻译有些瞧不起。众翻译于是向上反映,战争之中,一切均可打破常规,每个翻译竟然均被任命为了“少校”。

到部队仅三月,日本投降了。美军教官要撤走,翻译当然就无事可干。这时有两条路可走,留在部队或退役。他牵挂自己的毕业证,于是返渝回到学校继续读书至毕业。然后在求精中学教英语。49年后,他转到西南贸易部工作,他的工作与军队再无任何交集。

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但他必须在每次填写履历时表明此事。于是,尽管他工作非常尽心,入党、提拔与他没有任何关联。文革前,他就是一个文化商店的经理,据说还是破格处理的。

文革开始了,他的厄运继续放大。他的形象不知怎么就与“小兵张嘎”、地道战“中的日军翻译重叠了。于是,他的经理被撤。有很长时间,白天在建筑工地上抬砖,晚上被关押在单位。他写了厚厚的交待,时间远超过了三个月。他当时必定陷入了巨大逻辑困惑:说到国军是为抗战,明明“蒋介石躲在峨眉山,只是下山摘桃子”。伟人定论,谁敢说三道四!说为与人民为敌,助纣为虐,又心有不甘。于是,他百口莫辩。当然,灾难也会传递,他的孩子,也因为这个少校翻译官受到迫害。所有的悲愤,他用了一个奇特的方式来表达。做了一个小铁炉,将家中的书用来烧火做饭。他教导他的孩子,不要读书,应当去学木匠、当砖工。那时,他的言行与诗书传家的上辈期望相差何止千里!

纵观我国历史,在民族危亡之际,有挺身而出的壮士,如岳飞、如文天祥,如张自忠,他们的英雄事迹彪炳千古,值得后人缅怀。但“一将成名万骨枯”,民族战争的胜利,更有普通民众或大或小的奉献,他们至少应当受到公平对待。

最近,我国政府屡屡提到要求日本政府对那场战争道歉。我想,责人需己正,攘外需安内,有关机构、有关人士是不是应当为自己的不实说法、为自己的不当言行,真诚道歉,还历史本来面目,才是对抗战真正的纪念。

这位少校翻译官,就是我的父亲。他带着有历史问题的帽子,郁郁最终。

呜呼哀哉,尚飨!

继续阅读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闲聊

阿曼现在正是斋月期(Ramadan),穆斯林们白天都不吃不喝,我们这些外国人只能躲在角落里,三下两下解决掉午餐,免得被认为对他们不敬。不过可能是担心员工没吃饭没力气干活,阿曼电信通知说,斋月期间作息时间改了,每天下午2点半就下班,我们也就跟着提前下班。

和往常一样,下午4点过,我们“加完班”,收拾东西准备回酒店。大概阿三哥也觉得提前下班很无聊,于是建议我和他走回酒店。现在正是中东地区最热的夏天,外面明晃晃的太阳让我胆怯。不过,确实无聊啊,出门打车回酒店就5分钟,然后干什么呢?算了,还是走走吧。走出办公室,我才发现,其实阿曼还没有重庆热,虽然这边天气预报都报40°了,可还不如重庆的37、8°。中国气象部门谎报成性,大家都习惯了,阿曼人民真实诚。

路上聊天,阿三哥不小心又问到一些很尴尬的问题,摘录如下:

继续阅读闲聊

本周小记

1. 本周最大的事情是,加拿大的这个老太太PM辞职,来了个新的PM,居然是个华人。这下再也不能当着PM的面用中文发牢骚了。

2. 新PM对我们说,你们辛苦了,你们有权利在圣诞节前回到中国,一定不会既不能回国,又在这边没有事做,这次圣诞节放假时间比较长。这是用英文说的,华人见华人,依然用英文。

3. 最近全球的经济形势越来越严峻,听说Sun开始裁人了,不知道我们公司会不会裁?CY跟我说,公司今年的Kick off meeting都不举行了,省钱最重要,还可以为员工节约出自己找乐子的时间,不过申基索菲特估计不乐意。当初我还计划着一定要在圣诞节前回国参加meeting,因为可以看领导们跳草裙舞,这下子希望落空了。

继续阅读本周小记

China Town,我来了

在加航飞机上,碰到的几乎都是中国人,但是飞机一落地,立时分开了。来到现在这个地方,却再没看到过一个中国人。今天早上,为我打扫房间的服务员,热情的和我打招呼,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啊?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对不起,我分不清你们的样子。我笑笑说,我是中国来的。她说,哦,加拿大有很多的中国人,你应该去看看他们,汉密尔顿和多伦多都很多,你还能和他们说中文。我点头同意。不过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其实是,我回答的太快了。我应该像老大一直教育我们的那样,大小便弄到马桶外面,毛巾乱扔,不自己洗碗,把色情图片打印出来扔到沙发上……然后在她问我的时候,趾高气扬的说,I am Japanese!

继续阅读China Town,我来了

吃饱了土豆,瞎想事

晚餐有一道菜,是烤土豆,这道菜一周至少出现三次,味道还不错,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吃腻。今天的烤土豆多了个注意事项:右边的放了较多辣椒,请注意。我一看,兴趣来了,好久没吃过像样的辣椒了。于是弄了好几块到盘子里,黑乎乎的,不知道这个辣椒哪里产的。一吃,唉,彻底失望了,这哪里是辣椒,分明就是较多的孜然,不由得怀念重庆的火锅。走的时候,也没多吃几次。不得不提及周末在超市买的辣椒酱,就是一罐番茄汁,居然号称spicy pepper,买了一周了,连瓶颈都还没吃到。

继续阅读吃饱了土豆,瞎想事

中国男足,你们散了吧

这几天都在看奥运,中国的三大球中,就中国男足让人心情平静,因为没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上次我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奥运任务,第一场比赛就在以多打少的情况下,成功踢进了奥运史上第一球,拿到了奥运史上第一分,完全可以班师回朝,该喝的喝,该嫖的嫖。

我发现,中国的媒体每次遇到男足有比赛,都会在赛前安排出线的各种可能,比如先平谁,再灭谁,最后就能昂首进阶。可是中国男足每次都会使出浑身解数,让媒体的安排落空,并在最后把媒体的安排上升到理论的高度。

继续阅读中国男足,你们散了吧

亲历地震

首先,题图是一张惨不忍睹的图片。

按照休假计划,我应该搭乘12号下午的航班返回北京。2点20左右,收拾完行李,出门打车,前往LD家拿一点儿带往北京的东西。快到家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突然聚了很多人,都在抬头望着天,我也好奇的从车里往外看,没看到什么异样。司机说,可能是哪里着火了吧。这时,看到路边有个男人,只穿了一条裤衩,正在狼狈的穿裤子。车子转过一个弯,发现路边全是人,都在抬头望天,各个方向都有,我彻底迷惑了。下车询问,居然是地震!可是我和LD完全没有感觉到。

继续阅读亲历地震

涨得不够多

中国现在还在进行结构性调整,我们不可能出现通货膨胀的,大家一定放心。

调整印花税就是好用。还记得去年的5月30日,从1‰调整为3‰,当天大盘跌幅6%。这次股指在3000点左右艰难挣扎好几回,终于在4月24日,印花税又从3‰调整为1‰,当天大盘涨幅9.29%,连大盘都快涨停了,实在是太刺激。所以,有了下面的两份数据,留存。

继续阅读涨得不够多

来自中国科技部门户网站的公众问答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中国科技部官方网站中的公众问答环节。

一、不得发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背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二、不得发表造谣、诽谤他人的言论;
三、本栏目只用于科技部和公众之间的交流,不用于公众互相之间的交流;
四、提问时请写明真实姓名、电话或电子邮件信箱,本栏目将视情况采取不同方式予以回复;
五、提问者承担一切因提问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提问内容的公布不表示本栏目同意提问者提问时所表达的立场和观点;
六、本栏目拥有发布、保留、删除公众提问的权利,凡不符合本须知规定的提问将予以删除;
七、对于公众反复提出的问题,集中在“近期重复问题”中进行回答;
八、凡在本栏目提问者,即表示已阅读并接受上述各项条款。

下面的内容摘自公众问答的留言查询结果:

继续阅读来自中国科技部门户网站的公众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