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今天家里领导突然收到长辈的一条长微信,阅读后感慨不少,全文摘录如下:

记抗战中的一名国军少校

过几天就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好像要放假一天,也邀请了国外政要,举办盛大仪式。届时,自然会有整齐的方队。也就有有关领导的慷慨激昂。说实在,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

关于抗战,心中总萦怀一个人,多少年来,如鲠在喉。

六十多年前,有一个重庆青年,跟随做布匹生意的父亲到了上海。他的父亲粗通文墨,有了点散碎银子,就想孩子受到较好的教育,有点诗书传家的味道。加之,这个青年是家中长子,他的父亲就不吝钱财,送他到教会中学去读书。教会学校自然重视西方文化,除国文、中国历史之外,其余均是国外教材,讲课的教师也大都是英国人。因此,他受到了很好的英语教育。之后,他顺利的考入复旦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我曾经看过他发表的文章,是关于对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研讨。生活就这样平平静静在这个青年面前徐徐展开。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受到的教育已经种下了祸根,一口流利的英语会酿成一杯苦酒。

“813,日本在上海打了战。”他父亲的布匹生意受到重大影响,他平静的生活也被打乱。随后,复旦大学迁往重庆北碚夏坝。为追随学校,他决定上海前去重庆。当时水路交通已经阻断,回重庆只能绕道步行。走了一个多月,其间颠簸流离,自不待言。我想,他对日寇入侵,自然是仇恨的。

回到重庆,继续读书。抗战仍旧在进行。突然,国军到复旦大学招人,说是美军为国军训练士兵,急需翻译。他愿意投笔从戎为抗战出力,于是前去报名。因为他口语极好,立即就被录取。在之后,跟随部队坐着嘎斯汽车,前往云南腾冲。他在部队的工作,我看过一些老照片,印象深的就是美军在训练国军士兵学习使用喷火器,他在旁边翻译。给国军教学的都是美军军官,对这些无军衔的翻译有些瞧不起。众翻译于是向上反映,战争之中,一切均可打破常规,每个翻译竟然均被任命为了“少校”。

到部队仅三月,日本投降了。美军教官要撤走,翻译当然就无事可干。这时有两条路可走,留在部队或退役。他牵挂自己的毕业证,于是返渝回到学校继续读书至毕业。然后在求精中学教英语。49年后,他转到西南贸易部工作,他的工作与军队再无任何交集。

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但他必须在每次填写履历时表明此事。于是,尽管他工作非常尽心,入党、提拔与他没有任何关联。文革前,他就是一个文化商店的经理,据说还是破格处理的。

文革开始了,他的厄运继续放大。他的形象不知怎么就与“小兵张嘎”、地道战“中的日军翻译重叠了。于是,他的经理被撤。有很长时间,白天在建筑工地上抬砖,晚上被关押在单位。他写了厚厚的交待,时间远超过了三个月。他当时必定陷入了巨大逻辑困惑:说到国军是为抗战,明明“蒋介石躲在峨眉山,只是下山摘桃子”。伟人定论,谁敢说三道四!说为与人民为敌,助纣为虐,又心有不甘。于是,他百口莫辩。当然,灾难也会传递,他的孩子,也因为这个少校翻译官受到迫害。所有的悲愤,他用了一个奇特的方式来表达。做了一个小铁炉,将家中的书用来烧火做饭。他教导他的孩子,不要读书,应当去学木匠、当砖工。那时,他的言行与诗书传家的上辈期望相差何止千里!

纵观我国历史,在民族危亡之际,有挺身而出的壮士,如岳飞、如文天祥,如张自忠,他们的英雄事迹彪炳千古,值得后人缅怀。但“一将成名万骨枯”,民族战争的胜利,更有普通民众或大或小的奉献,他们至少应当受到公平对待。

最近,我国政府屡屡提到要求日本政府对那场战争道歉。我想,责人需己正,攘外需安内,有关机构、有关人士是不是应当为自己的不实说法、为自己的不当言行,真诚道歉,还历史本来面目,才是对抗战真正的纪念。

这位少校翻译官,就是我的父亲。他带着有历史问题的帽子,郁郁最终。

呜呼哀哉,尚飨!

文中提到的少校军官,就是领导的爷爷。一篇短文,勾起她童年无数美好的回忆,不禁潸然泪下,同时也了解了那些从未有人提及的陈年往事。

自从搬到国外生活,我们在公共场合的言论愈发谨慎,稍不注意就会被扣上卖国求荣的帽子。但如老先生文章所述,心事不吐,如鲠在喉。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有个话题特别火,谁才是中流砥柱。经过国内几十年的历史普及教育,结论清楚明白。不过等到我们接触的信息源越来越多,给这个结论打个问号似乎都稍显不够,还得加个惊叹号。国内教材中罕有关于正面战场的记述,倒是横店影视城越来越热闹。争名夺利很正常,成王败寇也是常态,这不是我想在这里表达的。我只是想问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以科学客观的态度来真实记录这段悲壮的历史?或许等不到那天了,因为真相实在羞于启齿。

爷爷的一生是个悲剧,但不仅是他个人,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很多人连郁郁而终都是个奢望,生不如死,最后惨淡收场。

我所在的城市军人非常多,晚饭时我们讨论美军的福利。现役和退役的军人,在生活各个方面都有优待。还听说过很多次美军针对执行任务被困士兵的援救行动,有时候仅仅是为了抢回遗体。不得不联想到解放后留在大陆的国军士兵。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经浴血抗日主战场,但身份尴尬,晚年凄惨。更不用提滇缅战场上的英勇老兵,完全被社会遗忘,终生流落异国他乡。原因很简单,穿了国军的军装,领了国军的口粮。

还有从朝鲜战场战俘营坚持回国的俘虏兵,想必这几十年过得异常艰辛。

这些人都没做错什么,甚至是英雄,命运却把他们推向了黑暗。

党国欠他们一个诚恳的道歉。

不过,如果我也是其中一员,我想,我永远不会原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