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地震

首先,题图是一张惨不忍睹的图片。

按照休假计划,我应该搭乘12号下午的航班返回北京。2点20左右,收拾完行李,出门打车,前往LD家拿一点儿带往北京的东西。快到家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突然聚了很多人,都在抬头望着天,我也好奇的从车里往外看,没看到什么异样。司机说,可能是哪里着火了吧。这时,看到路边有个男人,只穿了一条裤衩,正在狼狈的穿裤子。车子转过一个弯,发现路边全是人,都在抬头望天,各个方向都有,我彻底迷惑了。下车询问,居然是地震!可是我和LD完全没有感觉到。

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回去把东西从楼上拿下来。我带着箱子和电脑包,所以LD很勇敢的就跑上了4楼,我很感动。不一会儿,她就拿了东西跑下来,对我说,诺诺已经疯了,狂叫不进屋,我要去救它。说完转身又跑进楼道,把我们的小狗给抱了出来。其实现在想想挺后怕的,万一余震来了怎么办?这个时候发现电话已经不能使用了。信号很强,就是无法接通,我试着连续拨了近30次,无一次成功接通。和LD道别,我乘车前往重庆机场,路上和司机聊天,才知道,这次的地震比较厉害,他亲眼看到路边的一些高层住宅在做幅度很大的晃动。于是继续尝试拨打亲朋好友的电话,无果。

抵达机场,秩序井然。很快办理完登机手续,在候机厅等候。过了一小会儿,情况开始变化。广播开始不断的提示有飞往成都的飞机转降至重庆机场,请转机乘客稍等。后来降落到重庆的成都航班越来越多,重庆的出港航班状态也慢慢都变成了延误,有三个航班直接变成了取消。于是候机的人开始向机场值班人员打听情况。一个胸牌为值班经理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成都双流机场关闭了,航班全部降落到重庆。重庆和北京机场调度的联系完全中断,原因未知,现在不知道每个航班的延误时间,也不知道是否会取消。于是安静的候机大厅慢慢变得嘈杂,大家都在猜测情况到底有多坏。我拨打电话依旧失败。经过不停断的拨号,终于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还好,她现在的位置比较安全,互报平安后挂机。马上又接到爸爸的电话,是用固定电话拨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那边情况怎么样?没问题吧?”我说,人还好,就是航班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我说,你怎么还在办公室里边啊,你那可是23楼,快出来快出来,千万别坐电梯。然后过了一会儿,终于又拨通了LD家的电话,她们也一切平安,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爸爸告诉我,三叔刚好在两个小时前从拉萨抵达重庆。我又开始拨他的电话,可是拨过去,居然始终是空号。过了快半小时,三叔的电话过来了,问我,什么时候的航班?我说5点半左右。他说,那可能走不了了。四川的汶川发生了大地震,死伤惨重。温家宝总理已经从北京乘专机前往成都,所以这段时间西南地区会实施空中管制,加上北京对这边的情况不了解,很可能会限制流量,让我有个思想准备。电话打完,机场的值班经理就过来通知说,我的航班已经从西安空中返回北京了,再次过来重庆的时间未知,如果不着急的话,建议大家更改航班。这时,我发现重庆所有的出港航班状态几乎全部延迟,有好几个航班直接取消了。再三考虑,我决定退票改签,于是和北京的项目经理沟通,再和我在上海的老板汇报情况,决定改期前往北京。不过这个时候想改签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重庆机场国航的C岛前围满了人,都是改签机票的。于是我先去国航的行李柜台让工作人员帮我把行李找回来,不过这边也是人山人海,加上有几个航班是在重庆中转的,直接取消了。所以行李对得满地都是,需要乘客自己去找,然后由工作人员帮助领取。虽然人比较多,不过秩序还是比较好,只是那几个负责帮乘客领取行李的工作人员比较辛苦。我等了一会儿,一个工作人员接了我的登机牌,问了一下我的行李的大概样子,就去通知人帮我找行李。我又回到改签机票的地方,改签到13号。工作人员说,现在不管改签哪个航班,不管什么折扣,都可以免费改,她推荐我改下午的航班,因为早上什么情况,依旧不明朗。改好票,那边的行李也找到了。于是在机场待了2个多小时后,我又踏上了返家的路途。这时出租车的电台里边全是讲地震的情况以及如何在地震中保护自己。人在那个环境中,真的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电台不断循环报导说,晚上没有余震了,大家放心,之前那都是别人的谣传。路上收到我同事从南京打来的电话,一开口就说,你终于接我电话了,我心里总算踏实了。原来这次地震的波及范围极广,连南京都能感觉到。后来听说,连北京上海都感觉到了。又收到公司AA发来的短信,需要我们反馈是否安全的消息,并提供家里电话方便不时之需。对公司的这些措施,我还是很认同的。

晚上7点多,并不像新闻说的那样没有余震了,大家都感觉到有小幅震动,不过已经没有下午那么慌张。之后很平静,睡了个安稳觉。早上起来才发现,家里的墙和地砖都有好些裂纹,感觉挺恐怖的。下午前往机场,等了一会儿,发现取消的航班不多但是航班延误的通知到处都是,普遍延误2小时以上。我的航班显示会延误1小时,后来登机后,乘务员告知,需要继续等待航空管制,并开始发放晚餐,我的心一下就凉了,不知道要等多久。延误2个多小时后,终于起飞。快12点,终于躺在了北京的床上。但愿地震早些结束吧。

公司的manager发通知说,电台教育的防震措施是错的,地震时,千万不要躲在桌子、床铺下面,而是应该以比桌子、床铺更低的姿态,躲在它们的旁边,这才能最大程度的为自己赢取生存的空间。

经过多方查证,上述论断主要来自“美国国际搜救队”,而美国红十字会和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等权威部门的建议是: “当地震震动开始时,趴下、躲起来、抓住扶靠的东西。躲在坚硬的书桌或饭桌下,扎住桌腿,让桌子保持在你的头顶,低下头直到地震过去。”(“Drop, Cover, and Hold”),具体可以参见这里

另据新浪报道,目前死亡已经超过1.2万人,汶川万人镇,仅2300人生还,北川老县城80%损毁,新县城60%损毁,这两个地方几乎毁坏殆尽。我觉得已经不能叫做汶川地震了,应该叫汶川大地震,这和唐山那次是一个级别的。

通过Seismic Monitor了解现在全球的地震分布图
通过USGS了解最近一周发生的地震情况,可以看到四川地区又发生了好多次5级以上的余震

4 thoughts on “亲历地震”

发表评论